猴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桑总夜敲门,沈秘书孤枕难眠在线阅读 - 第335章 顾容垣给他下的套

第335章 顾容垣给他下的套

        商言白进了房间以后,便看到他的房间里有一个美女在喝红酒。

        商言白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

        “这是你的房间?”他问。

        “是你的房间?”那么美女扭着妖娆的胯朝着商言白走过来。

        她长得真是特别妩媚动人,个子挺好,腰臀比特别好,穿着一件风情万种的旗袍,一看就是性感成熟挂的,跟桑一一是两种类型,桑一一是属于身材好,相貌好却不自知的那种,而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的优点儿在哪,并且她把自己的优点发挥地特别充分的那种。

        她搭上了商言白的肩膀。

        商言白嫌恶地把她的手弄掉了,“你小心点儿,我报警。”

        那个女人“咯咯”地便笑起来,“报警?我干什么了,你就报警?就算走错了房间,你也不至于报警啊,我是来找我男朋友的。哪知道走错房间了。我和我男朋友是今天下午刚住进来的,对这里又不熟悉。你别生气嘛!”

        她说话的时候,撒娇娇媚,非常娇嗔,她的手抚了商言白的胸一下,还特意朝着商言白挺了挺胸。

        “滚蛋!”商言白也是个男人,自知抵不过这种生理反应,他低沉地吼了这个女人一句。

        “那我滚去哪儿嘛?”美女的手搭在了商言白的肩膀上。

        她的手指葱白葱白的,非常性感,朱寇在商言白的肩膀上轻敲着。

        “这里没有你的男朋友,我也不是你的男朋友!”商言白恶狠狠地说到。

        桑一一也在这家酒店,万一被她知道,无论他和这个女人发生了什么,还是没发生什么,都是发生了什么!

        “帅哥,别生气么?这可不是绅士的态度。”美女说到,“来喝杯酒。”

        商言白一下把酒推掉了,尽管酒杯摔在了地毯上,但还是碎了。

        美女好像特别害怕的样子,去捡杯子,可是她的手让杯子割出了血,她慌忙捂着手,说到,“人家的手都被划破了。”

        商言白觉得自己也挺没有绅士风度的,他帮忙把剩余的玻璃碎片捡了起来。

        可他就在捡一块碎片的时候,突然被碎片划伤了手,他的手指瞬间就流血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他突然感觉头昏脑涨的,脑子昏昏沉沉,甚至整个人都有些站不住。

        “先生,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迷迷糊糊中,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在喊。

        可他晕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

        第二天一早,桑一一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她还很奇怪,怎么顾容垣这次这么早就走了。

        她起来洗漱之后已经八点了,看到商言白没来找她,也没给她发微信,她更奇怪。

        这不是他的作风啊。

        她去了商言白的房间,敲了敲门,没人应。

        她心想:难道商言白和顾容垣早起出去了?

        可她一推门,门把手竟然拧动了,她本能地朝房间里面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让她吓了一跳:商言白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怀里抱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也是赤身裸体的,一片旖旎风光。

        桑一一觉得特别辣眼睛,心里感觉怪异极了。

        她慌忙关上了门,可她的心还在跳得很快。

        她知道自己不能站在门口,如果商言白出来,看到她站在这里,双方都会觉得很尴尬。

        桑一一赶紧快走了两步,去了餐厅。

        站在餐厅门口的时候,她却看见了一个人在从容不迫地吃着早餐。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满目的绿树青草,心情好像特别好,他手拿刀叉,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衣,显得他又高贵又干净,反复什么都染指不了他干净的白衬衫。

        他好像才看到桑一一。

        “起来了?”他问,“过来吃饭。”

        桑一一仿佛不认识顾容垣了一般,坐到了他对面。

        她死死地盯着顾容垣。

        然后她问,“这事儿是不是你搞得?”

        “什么事儿嗯?”顾容垣看起来心情似乎特别好,什么事儿都不知道。

        桑一一在探究他的心理。

        “他和别的女人睡了的事儿。”

        顾容垣微皱了一下眉头,说到,“有这事儿?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现在!”桑一一说到,“就在你的酒店里。你的庄园里一个客人也没有,他睡了谁?能是服务员吗?不是你的人是谁?”

        “他睡了什么人也要我管?”顾容垣说到。

        桑一一被他怼得哑口无言,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的。

        这时候,商言白跑进桑一一吃饭的地上,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她的身前,双手抓住桑一一的上臂,说到,“一一,对不起,我不要脸……”

        他一边说,仿佛特别悔恨地在扇自己的耳光,“我没有克制力,对不起,对不起,一一,求你原谅我!”

        桑一一心里乱极了。

        她知道这事儿不是商言白的错,是顾容垣设计的。

        而且,她自己也跟顾容垣睡过,但是她的态度绝对没有商言白这么坦白,坦率,知错就改,相反,她遮遮掩掩,不让他知道。

        而顾容垣特别恶劣,他在努力揭下这件事情的遮羞布,想让桑一一丢人。

        “没事,没事,你起来!”这会儿,桑一一反而特别同情商言白,被人设计了,还要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桑一一恨的是哪个做局的人。

        “我们走!”桑一一说到,“回江洲。”

        本来不觉得,但是经过这件事儿,桑一一反而对商言白生出来几分真情,几分怜悯,对顾容垣的意见愈发大了。

        桑一一对顾容垣说到,“顾总,因为发生了意外,我们要走了,商言白这事儿,还请顾总千万保密,这毕竟不是一件体面事儿。另外,顾总也不要联系我询问商言白的事儿,我会误会顾总的真实意图,毕竟我是商言白的女朋友。再见顾总!”

        说完,她便依偎着商言白离开了。

        以前,她从未对商言白这么亲密过。

        不过,经过这次,一切都变了。

        顾容垣看着桑一一和商言白离开,竟然没说一个字!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

        顾容垣只是紧紧地攥了攥手心。

        回江洲的路上,商言白和桑一一什么都没说。

        商言白好歹是商业大佬,很多事情,他都已经明白了。

        他知道那件事情是顾容垣给他下的套。

        这也就证明了,和顾容垣好的人就是桑一一。

        如果不是这样,他还是顾容垣的好朋友,可是为了桑一一,他给商言白下了套。

        所以,那天晚上在酒店,顾容垣睡的人是桑一一。

        顾容垣之所以不说出来那个人的名字,因为就是桑一一。

        他之所以不说出来这个名字,可能是因为他怕伤害商言白;

        当然商言白是这么认为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