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在线阅读 - 卷二第173章:到家

卷二第173章:到家

        大家以前无论逃荒还是干活都在一起,冷不丁三个月没见了,见了面都很热情。

        叫叔婶儿的,叫四儿、四媳妇的,嘘寒问暖很是热闹。

        大家热热闹闹地进了屋,二郎、三郎、四郎、二丫、三丫忙忙和和地端水倒茶上点心,然后才拉着大丫、五郎和凌月亲热地说话。

        上官是在一边冷眼瞧着,觉得这一家人很是和睦,尤其这些个小辈,手拉手,亲亲热热的,比城里的亲兄弟姊妹都亲。

        上官若离被李氏、刘氏和孙氏三个妯娌围着寒暄,见李氏脸色有些苍白,就问道:“大嫂可是害喜严重?”

        李氏脸上一红,“是吐得厉害,四弟妹快给我把个脉。”

        孙氏酸溜溜地道:“是要娶儿媳妇了,高兴的吧?

        婚礼准备都有我们呢,你可没出什么力气,也不用操心!”

        李氏的脸更红了,不搭理孙氏,只与上官若离道:“我这儿都做婆婆了,这又怀上了,怪没脸的。”

        上官若离笑道:“叔叔姑姑比侄子侄女小的事多着呢,你这算什么?”

        不过,李氏都三十七、八岁了,可算是大龄产妇了,必须得小心应对。

        但这话不能说,别吓到李氏。

        她一会儿就去厨房走一趟,先把水缸里的水换成灵泉水。

        给李氏把了脉,道:“没有大碍,就是孕吐造成的体虚,还有一些思虑过度。

        你别多想,放开心怀。

        等明日,我给你制些人参养荣丸,每日服上一粒。”

        孙氏一听,脸色就是一黑,“人参?

        每天吃一粒?

        那得多少银子?

        我这身体也不好,也要吃!”

        刘氏轻蔑地斜了她一眼,道:“吃药你也羡慕?

        是药三分毒不知道吗?

        四郎也跟着四弟妹学医术,你问问他,药可是能随便吃的?”

        孙氏冷哼一声,“我生六郎早产,又病的不轻,合该好好补补!没分家呢,银子都是公中的,凭什么厚此薄彼!”

        家里的产业越铺越大,将来分家长房可是要分七成家业,老太太疼幺儿定私下贴补四房。

        二房精,最得四儿看重,管事儿的时候稍微一动脑筋还不昧下许多银子?

        她两个儿子小,她两口子又不被人待见,就他们三房最吃亏!                上官若离根本不想搭理孙氏,跟李氏和刘氏说了几句话,就回自己屋子了。

        这么长时间没住人,怎么也得收拾收拾。

        屋子里挺暖和的,应该已经烘过屋子了,摸摸炕,热乎乎的,也烧过炕了。

        炕上的被褥都很松软干燥,也已经晒过了。

        他们回来没有事先给家里送信,可见是估量着日子差不多了,钱老太就让人烘屋子准备了。

        这么说来,老两口今天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在村口接他们了。

        想到此,心里一阵温暖。

        钱老太抱着干净的床单、被罩走进来,“五郎他娘,前几天就给你洗干净了。”

        上官若离接过床单、被罩,笑道:“谢谢娘,您辛苦了。”

        “不辛苦!我这心里啊,甜着呢。”

        钱老太拿出床单抖开,往炕上铺,“咱如今的日子,可比以前强多了,这算什么辛苦?”

        上官若离将炕上的被褥挪开,脱鞋上炕,帮着铺床单。

        钱老太帮忙抻着一边儿,问道:“那个老大夫住哪儿合适?”

        上官若离早就考虑好了,道:“住医室那边去吧。

        他是京城来的,讲究多。

        咱家没有前后院,男男女女的住一个大院子里,他定会不自在。”

        钱老太笑道:“他一个头发都白了大半的老头子还讲究个什么男女大防?

        不过,咱不能让外人住家里是真的。”

        上官若离用手将床单抚平,“大户人家都这样,以后咱们家发达了,这也规矩也得立起来,不然那些贵族、世家大族都不屑于和咱们来往。”

        钱老太不以为然地道:“不就是男女分院子吗?

        容易!只要有银子,一人一个院子都不是事儿!”

        上官若离:“……”                这话也是话糙理不糙了,只要能发达,其余都不是事儿。

        中午大家吃了一顿团圆饭,下午就开始准备聘礼。

        因为送聘礼得新郎去,大郎出去这些日子,就一直耽误着,现在一口气儿都办了。

        第二天,大郎穿着一身枣红色窄袖长袍,头戴玉冠,骑着高头大马,去送聘礼。

        抬聘礼的都是清一色的小伙子,且都穿着崭新的蓝布短打,腰系红绸,精神奕奕,让人眼前一亮。

        东老头儿还请了吹鼓手,在喜气洋洋的喜乐中,浩浩荡荡的朝柳林县城走去。

        大红的箱子上系着红绸,一共有二十八抬,箱子都将扁担压弯了,可见都是实打实的东西。

        吴巡检今天没上衙,吴文慧的两个弟弟吴文远、吴文清也没上学,都换了新衣,在家等着。

        吴文远和吴文清担心大郎回不来,跑到街上等候。

        虽然说送聘礼也有新郎不露面的情况,但新郎不来送聘礼是对女方不重视。

        “来了!”

        吴文远听到喜乐声,叫了一声。

        两兄弟立刻挺直了腰板儿,抻着脖子翘首以望。

        吴文清看到了走在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的大郎,眼睛一亮,转头往家跑。

        “来了!来了!送聘礼的队伍来了!我姐夫也来了!”

        吴文慧脸上一红,眸中都是欢喜害羞,“什么姐夫!现在叫还早呢!”

        吴老太笑呵呵地道:“亲家看重你这儿媳妇呢!”

        “奶!”

        吴文慧跺了一下脚,跑进自己房间了。

        吴老太和吴文远、吴文清都笑了出来。

        吴巡检却笑不出来,唇角带着勉强僵硬的苦笑。

        他的女儿,要出嫁了!                吴文慧是他的第一个孩子,意义和感情是不一样的。

        作为长女,她没娘以后,承担起了照顾长辈和弟弟的责任。

        懂事又能干,也受了不少委屈。

        没等他伤感多久,送聘礼的队伍已经到了家门口,赶紧带着家人出门迎接。

        大郎翻身下马,叉手行礼,“大郎见过岳父。”

        吴巡检心道:我女儿还没嫁给你呢,叫岳父早了点儿吧!                但他表面上还是笑道:“好,好!快进来!”

        “岳父请!”

        大郎走进院子,第一眼朝吴文慧的房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