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民间诡闻实录之阴阳先生在线阅读 - 第862章 蒋家有女初长成

第862章 蒋家有女初长成

        何雉也要转身,可她还没转过去。

        忽然,水中激起一道浪花,直接朝着何雉身上拍来!

        我面色骤变,低声道:“小心!”

        何雉猛地起身,双手朝着那浪花一拍!

        砰的一下,何雉重重倒地……

        “雉儿!”我低喊出声。

        猛地站起身,我快速到何雉身旁,将她抱在怀中。

        符契缓缓落入水面,那竹筏也缓缓地沉了下去。

        遁空快步走至我身旁。

        赤獒在岸边狂吠,没敢靠近岸边……

        我眉头紧皱,盯着水面。

        心头却格外的茫然……

        以前何雉用过亡人化道。

        虽然我没有看过程,但她和我说过,她是招来了何鬼婆,让她看老更夫的尸体。

        这是专门招死人回魂。

        我娘就在这悬河,用亡人化道,按道理我娘会立刻出来……

        可这不但没用,甚至何雉……还被反噬了……

        我娘不来见我,已经很反常。

        现在她反噬何雉,就更为不正常……

        尤其是冥冥中的那一缕联系……

        忽而,我身体一颤,想到了一个点。

        阴生子,母子煞。

        我曾和我娘之间,有斩不断的联系。

        可如今我命数完善,早已不是阴生子,甚至身上生气充沛,二五精气完全平衡。

        那我非阴生子,又怎么见母煞?!

        命数之间没有牵连,才是我娘不见我的缘由?!

        或者说,不是她不见我,而是我们再无法见到?!

        想清楚了这些,我心头就一阵发闷,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遁空眼中极为警惕,他双手按在腰间,盯着悬河水面。

        符契也缓缓沉入了水下,水面再无任何东西……

        “父亲……我们怎么办?”遁空不安的问我。

        “上马车。”我直接起身,将何雉拦腰抱起,转身,朝着马车走去。

        很快,我就到了马车旁边,又让遁空上车,将何雉从我手中接了进去。

        “人鬼殊途。”柳正道忽然说了一句话。

        我沉默,半晌后才回答:“命数。”

        “这怨气冲天之尸,留在此地,恐怕……”柳正道话音未停。

        我目光顿时也变得锐利不少。

        柳正道和我对视,他抬手扶了扶胡须,不再多言。

        “柳道长,我娘不是恶尸,她可怜而死,可怜化煞,如今三十余年,仇未曾消,如今她不出现,我无法超度,但将来总有一日,该付出代价的人付出代价,我自会超度她。”我又说了一句话。

        柳正道闭上眼,他屏息凝神,是在养神。

        我在路边站了许久,没有上车,而是远眺着悬河水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差不多半个时辰后,我才上车。

        同时,我低声告诉柳正道,我们直接离开。

        柳正道挥动鞭子,马车朝着离开的方向驶去。

        赤獒跟在马车旁边,它身形矫健,轻描淡写的就跟上马匹的速度,丝毫不显得费力。

        遁空小心翼翼地守在何雉身旁,眼中依旧担忧。

        我又去看了看何雉,看过她面相,低声告诉遁空,她只是被反噬,没有大碍,过一段时间就会醒来。

        遁空这才放心了不少。

        我过了好久,才让思绪平缓下来,没有再多想了。

        临离开红松县范围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我并没有再去李家旧址,也没有去见李家的两个老人。

        当年做的事情,已经算是缘分尽了,无需再多接触。

        差不多中午的时候,何雉清醒了过来,她只是有些虚弱,并没有其它问题。

        我们径直朝着盘江红河的方向赶路。

        这一路上,快马加鞭,除了夜里头休息,平时都没有停顿耽误时间。

        十天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到了盘江流域!

        再临红河镇,来到蒋盘居所的时候。

        蒋盘家的宅院,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蒋盘是草屋。

        可现在,却是青砖大瓦的宅院!

        门头上挂着牌匾,写着蒋宅!

        马车停在宅院前,我下车后,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牌匾,眉头微微皱起。

        不过随即,我也稍稍舒展开来。

        这些年不见,好像大哥也有所改变?

        当年廖呈所说的那些话,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一些他的性格?

        这,倒是一件好事儿。

        遁空则透着紧张,柳正道依旧是神色平静,古井无波。

        我走上前方,伸手扣了扣院门。

        砰砰的响声入耳。

        何雉走至我身边,轻轻挽住我的胳膊。

        片刻后,院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生得恬静可人的女孩儿。

        一头黑色的长发束起,搭在胸前,她的眉眼间透着几分熟悉。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此女,不正是蒋盘的女儿,蒋沐女么?!

        蒋沐女怔住片刻,眼中顿生惊喜之色。

        “阴阳伯伯?”蒋沐女语气更喜悦,她立即推开了宅门,又对我行礼。

        她又看向何雉,恭敬道:“见过伯母。”

        我点点头,轻叹道:“数年不见,沐女倒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大哥是否在家?”

        蒋沐女立即做了请的动作,道:“伯伯先入屋休息,爹出去看宅了,他应该天黑前就会回来。我去镇上喊娘也回来。”

        这期间,遁空走至了何雉身旁,他探头去看蒋沐女,还冲着蒋沐女笑了笑。

        “姐姐,我叫李遁空。”

        他语气很清脆。

        “你,就是遁空?”蒋沐女眼中也泛起惊喜之色,她轻声道:“爹时常告诉我,生子当如李遁空,他还总说,如果我有天赋就好了,他就不再让我当个普通女儿。”说这话的时候,蒋沐女眼中却流露出几分苦笑。

        遁空脸上笑的更灿烂,眼中显然有迫不及待。

        蒋沐女往院内走去,他就先跟着蒋沐女进了院内。

        我们跟进院中后,柳正道随后入院。

        到了堂屋中,蒋沐女给我们倒了茶水。

        紧接着,她就说去叫她娘回来,便匆匆朝着院外走去。

        何雉和遁空,以及柳正道坐在桌旁饮茶休息。

        我背负着双手,在堂屋内走了一圈。

        令我眉头微皱的是,两面墙上都有立柜,柜子里头摆着一些价值不菲的摆件。

        这,更不符合蒋盘的规矩。

        他就算是改了一些秉性,也不可能成一个贪财之人。

        也就在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我刚扭头看向院门口,便有一行人匆匆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他满脸笑容。

        在他身后,则跟着一行仆从。

        只不过,虽说那些仆从看着穿了下人的衣服,但他们眉眼之中都透着狠色,眼珠凸起,其上有血丝。

        显然,这些人都刀口舔过血,手上沾染了人命。

        “蒋先生,黄某人又来拜访了,还是照旧带了些土特产。”

        那人躬身抱拳,满脸笑容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