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姝谋在线阅读 - 第515章 去了逸王府

第515章 去了逸王府

        君逸离开后,皇帝直接让君晟全权参与政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皇帝是什么意思。

        虽然没有明确的下发立储圣旨,但是大家都已经把君晟当太子对待。

        君晟入主东宫,只是时间问题。

        一时,晟王府门庭若市,就连东晋使臣别院,也有不少小姐已经递了帖子给十三公主,想要前去拜访。

        君晟得皇帝器重,楚幽的身份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她是东晋公主,哪怕以后做不成皇后,但是有赐婚圣旨,也能坐稳贵妃之位。

        她在大周没有根基,谁能得了她的眼,以后说不好就能提携一二。

        有心思的大臣们都能想到这一点,无论如何,和楚幽交好,总没坏处。

        而且去的又只是自家女儿,进可攻退可守,天底下也少有这般划算的买卖。

        楚幽那里,帖子跟树上的叶子似的,一阵风来,便哗啦啦的往下掉。

        还有些跟楚幽在过往的聚会中打过照面,说过几句话的,干脆自来熟的直接上门。若楚幽不见也没关系,若见了,那就是意外之喜。

        只不过,这些小姐去了都没见着人,细问之下,原来十三公主去了逸王府。

        如今逸王去了北境,逸王府只有一位逸王妃。楚幽亲自上门,众人又开始猜测,原来逸王妃和十三公主关系如此好,心中想着以后对逸王妃也要更用心些。

        绾宁虽然是国公府的女儿,但是却是国公府的干亲。虽然贵为逸王妃,但是从前君逸双腿有疾,几乎不在朝堂上活动,算是一个闲散王爷。

        所以绾宁在大家眼中,只是看起来身份尊贵,因为出嫁时,国公府对绾宁的态度,就跟真嫁嫡女差不多,大家表面上也敬重着,不过只交好,却也没有过多互动的想法。

        但现在不同,逸王的身体好了不说,再加上国公府桩桩件件做的事,都没有把绾宁当外人的意思,现在十三公主连续几日亲自登门拜访,大家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一般的人,只是想到楚幽和绾宁走得近,有心人却是能看到,所有势力正盛的大臣都和绾宁走得近。

        他们说不上来这位逸王妃厉害在哪里,只隐约觉得,这位逸王妃绝对不可轻视。

        这一日,天气晴好。

        逸王府里,绾宁和楚幽坐在花园里说话。

        “也不知道二皇子到哪儿了?他不在怪挂念他的。”

        绾宁:“什么时候你和她关系这样好了,我竟不知。”

        楚幽:“也不算多好,不过打了几回交道,觉得这人有趣得很。”

        她们头一回交集深,是李清云夜游遇到刺客,上了楚幽的马车,而后二人一起进了大皇子府避险。

        “主要是看起来他和你关系好,我想着,能和你关系好的人,总不会太差。”

        绾宁笑:“你这是夸她还是夸自己。”

        楚幽摊摊手:“都行,不让一起都夸了。”

        “哈哈,若是想看她,不若你去西凉看看。”说到李清云,绾宁琢磨着,这会他们怕是应该到西凉了。

        楚幽,“不去,西凉如今肯定乱着了。”

        绾宁放下茶杯,微微挑眉:“哦,此话怎讲。”

        楚幽看了她一眼,笑道:“大周西境不平,并非因为西凉王,而是因为西凉大皇子野心勃勃想要占据大周一席之地。

        我看李清云跟你如此要好,还配合一起做戏骗皇帝,肯定是你们私底下达成了什么协议,具体协议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能让他和你都得利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能在西凉说上话,而大周西境安宁国公爷便能从西境回来。

        只有一种结局能达到这个结果,那就是:西凉大皇子,不在了。

        本来我还只是猜测,但是太后寿辰后,北燕耶律荆很快离开,我因为婚事耽搁了下来,但李清云也没走,我就知道这件事,怕是猜测的没错。

        再之后,李清云留了这么久,最后居然是由国公爷护送着一路回了西境,那就说明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了。”

        绾宁看向楚幽,面带笑意:“道不知你心细如发。”

        楚幽眨眨眼,“大概最近太闲,没事便多想了一些。”

        绾宁哈哈笑起来,又听得楚幽开口道:

        “说起来也是没办法,心不细也活不到现在,哪能坐在这跟你说话呢。”

        绾宁:“是是,若不是生活所迫,谁又愿意练就一身本事。”

        楚幽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对着绾宁竖起大拇指:“这是你们大周的俗语吗?”

        绾宁:“算是吧,从前听说书人就是这样说的。”

        “哈哈,妙哉妙哉,有才有才。”

        绾宁:“听闻,东晋使臣别院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自从皇帝让君晟积极地参与政事,就差让君晟监国立他为太子了。各家的小姐,有事没事就往东晋使臣别院跑,各府的帖子像雪花一般落满了楚幽的院子。

        楚幽看向绾宁,“是,其实我好想问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去呢?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和各家府邸打好交道。”

        她来逸王妃,是绾宁让她来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楚幽知道,这是让她避开那些小姐。

        若是其他人,怕是就要怀疑绾宁是不是别有居心看不得她好,但是楚幽十分相信绾宁,才如此没有顾忌的说出这些话。

        绾宁看向楚幽,摇摇头。

        “因为你现在是东晋公主,不是晟王妃。”

        楚幽愣住,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绾宁什么意思,一脸的感激。

        她是东晋公主,想见便见,不想见便可以不见。

        但若是出嫁做了晟王妃,就要考虑不见的影响。

        绾宁让她现在不见,是在帮她抬地位。

        她要让大家知道,无论她嫁了人是什么身份,她还是东晋尊贵的公主。

        更何况上赶着不是买卖,眼下的事情不是顶重要,正好拿来遛一遛。

        楚幽明白过来绾宁的意思,两眼放光,看向绾宁,

        “绾宁,你太聪明了,也太厉害了,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如今想想那时候我居然还妄想和你争一争,实在是自不量力。”

        绾宁笑着撇了她一眼,“现在明白也不算太晚。”

        “哈哈哈……”

        二人端起茶杯,示意,一起喝了一口,清风拂来,携着阳光,倒有了几分春日融融的意味。

        楚幽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平静的水面,开口道:

        “如今京城这般安宁,我还真有些不适应。”

        绾宁也往椅子上躺下,“怎么,喜欢尔虞我诈,打打杀杀?”

        楚幽摇头,“怎么可能。

        就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一切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不敢相信,想要的一切,居然那么快就得到了,就像幻觉。”

        楚幽说这话的时候,侧过头去看绾宁。

        想到当初绾宁和她说的话:你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但是会有风险……

        这些日子以来,楚幽无比庆幸,当初她答应了绾宁。

        无比庆幸,自己选了这一条路。

        绾宁拉住她的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只要结果是好的,其它的都并不重要,习惯了就好了。”

        她能明白楚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其实不仅是楚幽,她也是如此。

        而且她的感受,比楚幽更为强烈。

        从君策一死,一切尘埃落定。她很多时候都会觉得像在云里雾里梦里。

        明明早就设想过这一刻,但当这一日真的来临,又会莫名便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楚幽看着她点了点头。

        她其实很想说,自己心中对她的敬佩,还有喜欢,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说出口实在尴尬,便想着还是留在心里。总之以后自己也要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那就好话留着来日慢慢说。

        有这样一个朋友,真好呀。

        楚幽在逸王府用了晚膳才回的东晋使臣别院。

        回去的时候,在别院门口遇到了楚锦年。

        “去哪儿了?”

        楚幽一见楚锦年,下了马车快步过来,赶忙回答,“九皇兄,我去了逸王府。”

        楚锦年似乎是特意等在了这里,又像是偶然出门恰好碰到。

        楚幽心中有些忐忑。

        虽然现在一切事情已经过去,但她到底没有嫁入晟王府,面对楚锦年这个可以改变她命运的人,由不得她毫无波澜。

        楚锦年:“去逸王府做什么?”

        楚幽低着头,认真回答,“去见了逸王妃。”

        楚锦年:“哦,你跟逸王妃关系很好?”

        楚幽听着楚锦年语气有些不对,心中更慌乱了。

        楚锦年向来不关心她的事,更不会这般打破砂锅问到底,今日如此,她一时想不到楚锦年究竟是何目的。

        “倒也不算很好,不过比其他小姐更熟络一些,我在京城也没什么朋友,闲来无事便去逸王府坐坐,正好逸王不在,也不必避嫌。”

        楚锦年嗯了一声,目光看向天边的晚霞,他身后的如花,一个劲的对着楚幽努嘴,示意她赶紧进去。

        楚幽心中更慌,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理解错如花的意思,赶忙对楚锦年说道:

        “九皇兄,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便先进去了,不耽误九皇兄的事。”

        她抬头看了如花一眼,见如花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说明她意会对了。

        她也不知道楚锦年为何如此,但听如花的应该没错。

        楚锦年瞥了她一眼,随意的挥了挥手。

        “回去吧,夜里没事别外出,记住自己东晋公主的身份。”

        “是。”

        楚锦年迈步向外走,如花在后头跟着,楚幽目送着他们走远才进了别院内。

        楚幽想到最近楚锦年每次问话都和绾宁有关,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随意问几句,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

        随后便写了密信让人交给了绾宁。

        绾宁收到信,看完便把信丢进了火盆中。

        楚锦年这边的事还没有解决。

        她上次发了假的消息给楚锦年,却没有听到楚锦年这边有什么进展。心中琢磨着,要不要去见楚景年一面。详细了解一下南疆的事情,也好早做应对。

        次日一早。

        楚锦年便收到了国公府的请帖。

        如花进来报的时候,楚锦年一把抢过了帖子,看完陷入了沉思。

        如花也一脸正色起来,“公子,这个时候老夫人要见公子,所谓何事?”

        楚锦年摇摇头:“左不过是为了南疆,别的事也不会找我。”

        如花:“那公子,我们会去吧。

        楚锦年:“去,自然要去。

        我们现在,只这一处有用的信息,不去如何还有下文。”

        “是。”

        如花退下去准备,楚锦年又看了一遍帖子,脑中想着什么,目光看向外头微微愣神。

        次日。

        楚锦年便又打着各家府邸随处溜达的名义,去了国公府。

        老夫人早早的在府中等着他。

        一见着楚锦年,老夫人寒暄了两句,直接禀退了左右,开口询问南疆之事。

        “九皇子来了,那老婆子我也不拐弯抹角。

        这一回请九皇子来,就是想要详细的了解一些南疆的情况。

        上一回,九皇子说过一些,但到底粗略。这一回还希望九皇子可以多告知一些。”

        楚锦年看了老夫人一眼,见老夫人神情不似作假,拱手行了一礼。

        “自然,既然老夫人想知道,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我很好奇,老夫人怎么突然对南疆的事情如此感兴趣。

        如果我没记错,之前老夫人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吧。”

        老夫人脸上微微闪过异样,但很快消失。

        “大概是人年纪大了,对于家族的事,哪怕帮不上忙,还是想要了解一二。”

        楚锦年看着老夫人,笑了笑:“哦,原来如此。”

        他这么问,也没想着老夫人会说实话,不过是从老夫人找的借口来推测真正的原由。

        事出反常必有妖。

        之前他们来了几次,老夫人都是不想参与到其中的样子,半点没有因为自己是霍家后人便把南疆的事放在心上。

        楚锦年也理解老夫人的做法。

        毕竟她离开霍家多年,如今又有国公府,她想保护好国公府无可厚非。

        但是现在,老夫人又来找到他,主动想要了解南疆的事,不合常理,不太是老夫人自己的意思。

        他确定:想了解南疆的,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