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乖张在线阅读 - 第 39 章

第 39 章

        第  39  章

        这种逻辑,  简直流氓。

        偏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完以后又亲了她一下,  妖孽兮兮地盯着她,  问:“还记不记得,我说过,我这人一向言出必行?”

        周黎:“……”

        她睇了他一眼:“那你这样的话,  坑可就太多了。”

        断章取义好歹单独拎出一句话呢,  他这都直接抠一个字出来了。

        她问:“你这么流氓,还有人敢跟你说话不?”

        男人笑了笑:“怎么没有?”

        周黎表示怀疑。

        “真的,  我不坑别人。”

        沈照轻轻蹭着她的额头,  哑声道:“除了你,  我真没兴趣坑别人。”

        周黎:“……”

        谢谢你啊。

        烟花就放了十五分钟,  很快就结束了。

        姨妈在呢,  再这么抱着也不能做什么,  沈照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缓缓直起身来,去洗碗。

        新的一年第一天就让他洗碗,  周黎觉得也挺不厚道的。

        她站在厨房门口,  提议:“要不明天约个阿姨过来洗?”

        男人回头,  对她意味深长一笑:“那这样你不是吃亏了?”

        周黎:“嗯?”

        沈照直勾勾盯着她,  慢条斯理道:“你刚给我亲了那么久,  我要不洗,那你不就白给我亲了?”

        “……”

        “做人还是得言出必行。”

        “……”

        行吧。

        你洗,  我不拦着。

        周黎转身。

        “等等。”

        他又忽然喊住她。

        周黎停下脚步,  转头看着他。

        只见他眼尾微微扬着,  若有所思道:“当然,如果你也喜欢,  那也不算吃亏。”

        “……”

        “你喜欢吗?”

        “……”

        周黎毫不犹豫地走了。

        回到房间,关上房门,干脆地打了个反锁。

        听起来气呼呼的。

        可是唇角却忍不住轻轻弯着。

        她靠在门上,忍不住抬手,碰了碰唇角。

        想起刚刚那缠绵的拥抱和亲吻,其实……

        还,挺喜欢的。

        她将脸埋在手心里,手心和脸不知道哪个更烫。

        她静静听着厨房的动静,沈照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从厨房出来,脚步声一路到她的门口停下。

        随即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周黎应了下。

        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黎黎,我想洗个澡。”

        周黎:“……”

        他跟她说这个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啊!

        难不成现在他洗个澡都要先向她报备了?

        这么坑的一个人,他能是单纯向她报备?

        周黎不想理他了。

        门外安静了一会儿,沈照的声音含着笑意传来:“你是不是想歪了?”

        “……”

        “我意思是,燃气热水器,一次只能洗一个人,你要洗澡就先洗。”

        “……”

        周黎好气。

        是她想歪吗?

        明明是他故意诱导好吧。

        隔着门,周黎气呼呼道:“不用,你先洗。”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他问:“那你洗不洗?”

        “……”

        为什么一定要问得这么仔细?

        这种事情说太多次了,一不小心会有画面的啊……

        周黎捂脸。

        沈照的声音再次传来,难得带了几分认真:“去洗澡,我等你。

        你头发长,吹完等会儿再睡觉。”

        周黎默了默,轻轻“嗯”了一声。

        门外没声,她想想,大概是自己太小声了,她没听见。

        她站起身来去开门。

        男人斜倚在门边,含笑凝着她。

        她抬眸瞅了他一眼,轻声说:“那我先去洗了。”

        “嗯。”

        “就洗头的话会有一丢丢慢。”

        “没事儿,我等你。”

        周黎轻咬了下唇:“不,我意思是,我一会儿就不出来了。

        那……”

        她抬眸,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踮起脚尖,倏地往上,嘴巴轻轻碰上他的唇。

        一触即离,她红着脸,声如蚊讷:“这个是晚安吻,新年快乐。”

        男人身体微僵,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注视着她。

        每次这么四目相对,周黎的心跳都会不由自主飞快。

        她想想自己要说的也说了,要亲的也亲了,也没别的事儿,可以了。

        她往后退了一步,准备关上房门。

        一条手臂陡然将她环住,不容分说就将她摁在怀里。

        她微微睁大眸子,仰头看着他。

        他低头凝着她,哑声问:“我数学白给你补了?”

        周黎怔住:“哈?”

        “你刚亲了我几下?”

        “……一下?”

        “那晚安和新年快乐,几个事儿?”

        “……两个。”

        男人不说话了,就静静看着她,意思显然——

        再亲一下。

        周黎:“……”

        哪有人这样的!

        总有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有谁能卖得他这么理直气壮!

        她是随随便便给他欺负的么?

        周黎想想觉得忍无可忍。

        默了默,她一本正经看着他:“你看,你数学学得是好,但语文还是不行。”

        男人挑眉:“哦?”

        周黎诚恳地点头:“你那数学,怎么能是白补呢?”

        沈照:“?”

        “你帮我补了几个月数学,就得了我这么好看的女朋友,这是白补吗?”

        周黎俏生生地冲他眨了下眼睛,缓缓道:“你赚好多啊,照哥。”

        男人眸色深暗,半晌,蓦地侧开头去,同时一声轻笑自他喉间逸出。

        周黎只见他喉结上下轻滚,带起诱惑的弧度。

        他回过头来,凤眸里笑意流动:“嗯,的确是赚好多。”

        顿了顿,他沉吟道:“那我也不好白赚,要不给你回馈一下?”

        周黎不解地望着他。

        没太明白回馈一下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男人的头往下拉,伴随着阴影落下,绵长的吻就落了下来。

        周黎每次亲他就是嘴巴碰一碰,几乎不算是吻,然后就放开了他。

        他不同。

        血气方刚,滚烫深入。

        周黎原本站在门口,他站在门外,天旋地转的,等他放开她,她才恍恍惚惚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进了门。

        她背抵着门,身前是他。

        男人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被吻得娇艳的嘴唇,哑声道:“帮你补上了。”

        周黎:“……”

        “这下晚安吻和新年快乐都有了。”

        “……”

        “不用谢。”

        “……”

        ……

        这个晚上注定折腾得很晚,周黎洗完澡出来已经1点过了。

        她用毛巾包了下头发,拿起手机给沈照发了条微信:【我洗好了。

        】

        打字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发送出去,盯着对话框界面,周黎总觉得这话感觉不太对。

        我洗好了。

        听起来像是邀请。

        就,很耐人寻味。

        她想了想,又在对话框里打字,补上一句:【你去洗叭。

        】

        刚打完,还没发送出去,那边,沈照已经回复她。

        沈照:【好。

        】

        周黎盯着看了两秒,顿时就觉得自己那一句看起来很欲盖弥彰,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顺手点退出,这才发现好友栏里有一个红色数字1。

        她怔了一下。

        这个时候谁会来加她?

        她狐疑地点进去——

        【我是郑羽。

        】

        这一行字接连出现了好几行,显然对方是加了她好几次。

        周黎不理解郑羽怎么会忽然来加她,她跟郑羽除了周鸿安那镯子,也没多少交集。

        她原本不想通过,不过郑羽这样高傲的女孩子会接连给她发送添加请求,应该是有急事。

        她想了想,点了通过。

        郑羽几乎是立刻给她发来一条消息:【沈照在不?

        】

        周黎:“……”

        她是传声筒吗?

        周黎也就慢了片刻没回,郑羽那边直接拨了个语音通话过来。

        半夜万籁俱寂,来电铃声听起来格外欢快。

        周黎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绿色的按键。

        “滴”的一声,通话接通,周黎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郑羽略显急切尖锐的嗓音传入耳中:“你把手机给沈照。”

        周黎:“……”

        那你倒是直接去找沈照啊!找她干嘛。

        郑羽见周黎没有吭声,语气更急,甚至带着隐隐的颤抖:“周黎,求你了,快把手机给他吧。”

        周黎一怔。

        能让郑羽这么骄傲的公主低声下气说“求”这个字,那必然是大事了。

        周黎轻声说:“他现在在洗澡。”

        说完,空气陷入了安静。

        周黎自己也沉默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不纯洁呢?

        她抿了抿唇,解释道:“他真的在洗澡,那要不,你过会儿再打来?”

        听筒寂静,只有紧绷的电流声传来。

        几秒后,郑羽扯出一丝轻笑,嗓音里多了几许落寞:“周黎,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周黎:“?”

        郑羽:“教教我呗,我就快和你一样了。”

        周黎:“?”

        周黎不理解郑羽这话什么意思。

        郑羽又补了一句:“很惨。”

        周黎:“……”

        那,她也没那么惨吧。

        周黎默了默,声线平直道:“新年快乐。”

        郑羽:“……”

        周黎正想挂断,郑羽忽道:“我家破产了。”

        周黎微震,脱口道:“你妈妈不挺有钱的吗?”

        郑羽自嘲一笑:“那也没你家当年有钱。”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家尚且这么惨,更何况是我?”

        周黎沉默下去。

        郑羽轻声问:“这么多年,从云上跌进泥里,你甘心吗?”

        周黎的目光静静落向虚空里。

        过了许久,她轻道:“我家情况不一样。”

        “不过,”她话锋一转,“你还是甘心吧,不然也没别的办法。”

        郑羽沉默,过了几秒,轻笑一声:“你说得对,不然也没别的办法。”

        周黎也说不出安慰她的话来了。

        她是最清楚其中心酸的,她最清楚,没有任何可以安慰的地方。

        从云上跌进泥里,不甘心也得甘心,即使在泥潭里打滚,日子还是得过下去,否则真的没办法。

        通话在继续,谁也没说话。

        良久,郑羽忽然问:“你回来,见过周雯茵没?”

        周黎睫毛轻轻一颤。

        郑羽笑了笑:“别见,那就是个疯子,是个魔鬼。”

        周黎没说话。

        “知道我家怎么破产的吗?”

        郑羽咬牙,“也是她。”

        ……

        这晚,郑羽没再打电话过来。

        周黎也没告诉沈照这事儿,她躺在床上,房间里一片漆黑,她的脑子里回响着郑羽最后那三个字——

        也是她。

        她面无表情地睁着眼睛,情绪其实没什么波动。

        没一会儿,她觉得累了,闭上眼睛睡觉。

        大约是睡得太晚,第二天她一觉醒来,从微微透过窗帘的阳光明亮度判断,应该已经是中午。

        她记得中途她似乎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就迷迷糊糊一小下,又睡了过去。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11点了。

        沈照一个小时前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出去一下,中午应该回不来,醒了自己吃东西,别等我。

        】

        周黎给他回了一个:【好。

        】

        沈照没立刻回她。

        周黎其实也不饿,就躺在床上,懒洋洋地刷着手机玩。

        看到周鸿安和顾蓉早上的时候各自给她打过视频电话,她顺手就想回过去,猛地想起来这间卧室是沈照的,一会儿顾蓉如果问她在哪儿,她没法儿解释。

        于是手指顿住,改而在群里发了条文字消息。

        周黎:【爸爸妈妈新年快乐[亲][亲][亲]】

        顾蓉立刻回道:【睡醒了?

        】

        周鸿安:【我就说你肯定在睡觉,你妈还不信,非要让窦楠去看看你。

        】

        周黎心口一跳。

        完蛋,她告诉过窦楠她在b城啊!

        周黎紧张地盯着屏幕,脑子迅速思索着该怎么解释她回b城这事儿。

        一面私敲周鸿安,打听:【窦楠怎么说的?

        】

        她得先知道窦楠怎么说的,才好圆谎啊捂脸。

        周鸿安回了她一个问号。

        周鸿安:【?

        】

        周鸿安:【你不是跟她说好的吗?

        】

        这下轮到周黎不解了。

        周鸿安:【她说她昨晚就在咱们家住的,你妈给她打电话那会儿,她说她正在楼下买早餐。

        】

        周黎心里顿时疑惑。

        窦楠并不知道顾蓉对沈照的忌讳,怎么会在没有和她说好的情况下帮她瞒着这事儿?

        周黎狐疑地点进窦楠的头像,想了想,先给她发了一条新年快乐,决定等她出现了再细问。

        窦楠却一直没出现。

        倒是周鸿安又发来一条:【你看抖音了吗?

        】

        周黎:“……”

        周鸿安:【沈照抱的人是谁?

        】

        周黎:“……”

        周鸿安:【你上次跟我说沈照有人了,就是她?

        】

        周黎轻轻呼出一口气。

        过了一会儿,手指轻轻摁下一个:【是。

        】

        周鸿安回了她一个:【呵呵。

        】

        周黎想了想,又打下一行:【那您上次说那个,还算数不?

        】

        周鸿安:【哪个?

        】

        周黎:【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周鸿安:【……】

        群里,顾蓉给周黎发了新年红包,周黎刚领完,周鸿安也发了一个。

        不过比起顾蓉的【新年快乐】,周鸿安这个可以说就很意味深长了——

        【你开心就好。

        】

        周黎:“……”

        行吧,她反正当是祝福了。

        周黎又给导师发了条祝福消息,陈教授回她:【同乐。

        】

        又告诉她:【艺术学院有个博士学长,研究美学的,和你那论文有一定的交集,你们可以交流看看,看能不能一起发这论文。

        】

        陈教授推给她一个名片。

        周黎:【谢谢老师!】

        周黎看了眼名片,也没立刻加,倒是周鸿安的话让她忍不住点开了抖音。

        那个视频就那么火吗?

        因为沈照长得好看,还是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她?

        可惜抖音的视频推送很玄,她一点开,app直接给她推了个同城。

        视频吵吵闹闹的,像是在撕扯,她顺手划掉,脑子里却忽地闪过刚刚一瞥,视频里女人的模样。

        她又立刻划回来。

        视频里是两个女人在打架,其中一人背对着镜头,正对着镜头的女人看起来有一定年纪了,可是保养得极好。

        骨相也好,瓜子儿脸,秋水眸,小小的嘴巴。

        周黎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女人她见过,就是和沈照在商场吃饭那天,在卫生间补妆的女人,后来坐在沈蕴身边,替沈曦夹菜。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女人应该是沈蕴的妻子,沈曦的母亲。

        本是长相温柔的一个女人,可是视频里看起来歇斯底里。

        她的发髻散乱,双眼通红,面容近乎扭曲,正疯狂地与面前的女人扭打在一起。

        女人的打架很狼狈的,挠脸,扯头发,两边甚至都有保镖拉着,可是她就是死死拽着对方的头发不放手,已经连最基本的脸面都不顾及了,就疯狂地扯对方的头发,一面疯狂地大喊——

        “周雯茵,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毁了我!毁了沈蕴!你现在还来害我儿子!”

        “你自己算算,你这双手上到底沾了多少冤孽!”

        “像你这样的疯子,你这样的恶魔,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

        周黎心底一震,正想看下去,眼前镜头忽地一晃,之后镜头又黑又花,一片混乱。

        只听嘈杂的背景里传来断断续续的——

        “昏倒了!”

        “出人命了!”

        ……

        视频戛然而止。

        周黎猛地坐起来,又将视频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背景是在医院,周围围着很多人,显然,拍视频的就是其中一个围观群众。

        她迅速点进评论,里面大多在一边倒骂着沈曦的母亲。

        ——看着长得体体面面的,打起人来还挺利索。

        ——被她打的那个就有点惨了,全程没吭声。

        ——好像身体本来就不好,听说是来医院看病的,结果被人追着打。

        ——女人的打架,啧。

        ——先别急着骂,我等反转,原配打小三也说不定。

        ——这个我信,打人那女人的老公后来赶到,人长得超级帅!

        ——我也看到了!大叔真的好帅啊啊啊啊!虽然年纪大了,但冲着那张脸,我可以!

        ……

        几万条评论,周黎随意扫了扫,又退了出来。

        她怔怔望着天花板,过了会儿,轻轻眨了眨眼睛。

        重新点开手机,她给周鸿安发了条微信。

        周黎:【爸,你知道沈曦的母亲是谁吗?

        】

        周鸿安顺手给她回了个名字:【秦霏。

        】

        周黎想了想,又问:【她和沈蕴是夫妻吗?

        】

        周鸿安没有立刻回她。

        过了一会儿,他问:【看到那视频了?

        】

        周黎:“……”

        周鸿安和周鸿名果然都是5g冲浪选手,永远冲在吃瓜第一线。

        周鸿安:【你别管,离他们远点儿。

        】

        周黎盯着这行字,脑海里回想起秦霏骂周雯茵那一句——你毁了我,毁了沈蕴,现在还来害我儿子!

        联想到背景是医院。

        一个可怕的念头猛地闪过脑子。

        ——沈曦在医院。

        而且,是周雯茵干的。

        所以看起来温温柔柔的秦霏才会那么疯狂,因为有人伤害了她的儿子。

        至于周雯茵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黎想起昨晚在超市里遇见那两个高大的男人,还有忽然出现阻止的沈曦。

        周黎立刻起床,穿好衣服。

        洗漱的时候,她再一次将一点点的迹象串联起来,决定一会儿去一趟医院。

        收拾好,她拿起手机,打算问沈照在哪儿。

        点开微信,却再次看到一条好友添加请求。

        也是玄了,自从回到这里,天天有人加她好友。

        昨天是郑羽,今天是周禾。

        周黎盯着周禾两个字,莫名感觉又和周雯茵有关。

        她很想知道周雯茵又干了什么好事儿,于是顺手点了同意。

        她没说话,周禾主动发来一个打招呼的表情包。

        看起来很平静,周禾应该还没破产。

        周黎回了她一句:【新年快乐。

        】

        周禾安静了一会儿,发来一条消息:【问你个事儿,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就……】

        周黎:【?

        】

        周禾:【我爸前天牵回来个行李箱,说是你送的。

        昨晚我打开了……你懂吧。

        】

        周黎:“……”

        果然被发现了。

        而且看周禾这笃定的样子,她根本没办法甩锅给工厂或销售人员啊。

        好难。

        周禾:【你和沈照,你们是不是已经……】

        周黎盯着这行字,感觉隐私有被冒犯到。

        有没有和你有什么关系。

        周黎硬邦邦回道:【不懂。

        】

        周禾没再回她。

        此时,沈照应该是看到了她刚刚的回复,他的消息进来:【起床了?

        】

        周黎点进去,回道:【嗯。

        】

        她斟酌着该怎么开口,问他在哪儿。

        沈照又问:【吃饭了吗?

        】

        周黎刚要回他,周禾的信息跳出来。

        她扫了一眼。

        周禾:【周黎,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和沈照,你们别做那个事儿……】

        周禾:【天龙八部,段誉和他的妹妹们……看过吧?

        】

        周禾:【周雯茵是沈照的母亲,她就姓周,现在还住着周家的祖宅,你就从来没有想过,她可能和咱们的关系吗?

        】

        也就看周禾消息的时间里,沈照的消息又过来了。

        沈照:【在干嘛?

        】

        周黎诚实道:【在和周禾聊天。

        】

        沈照:【哦?

        聊什么?

        】

        周黎慢吞吞打字:【她在祝我俩有情人终成兄妹。

        】

        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