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乖张在线阅读 - 第 45 章

第 45 章

        第  45  章

        周黎不懂,  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觉得这出戏好看。

        明明看得很让人生气啊,忍无可忍。

        她收回视线,  缓缓踱出去。

        秦文翰刚抬起手,  就听见一道骄矜的嗓音自身后传来,带着点细细的奶气。

        “你们在做什么?”

        三名少年回头,目光落在忽然出现的小姑娘身上。

        当年的周公主,  周家最得宠的掌上明珠,  要想在上流圈子里好好混,谁能不认得她?

        秦文翰脸上立刻挂起大哥哥的笑容,  温文尔雅喊了一声:“周黎妹妹。”

        周黎听见这一声“周黎妹妹”,  忍不住轻轻皱了下秀气的眉头。

        她看了眼秦文翰,  面无表情问:“做什么呢?”

        秦文翰往四下看了看。

        此时,  那名戴红手套的女人已经离开,  后花园里除了周黎再没有别人。

        四下无人,  作恶的心无限膨胀,更加无法无天。

        他凑到周黎面前,指了指沈照:“周黎妹妹,  你有没有觉得他眼尾这颗痣挺好看?”

        周黎的目光对上沈照。

        女人离开后,  沈照收回了视线,  此时她一抬眼,  正对上他没有情绪的漆黑的眸子。

        淡漠,  凉薄。

        刚刚离得太远,她没看清,  此时站近了仔细一看,  他的左眼眼尾处还真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像是殷红的笔轻轻点了一下。

        整个人容色更加惊艳。

        但可能是他的眉眼过于幽黑冷泠,连这颗暖色调的痣也跟着染上了散不开的冷意。

        不过就事论事……

        “还真挺好看的。”

        周黎忍不住盯着他,  多看了两眼。

        秦文翰心思不纯,他原本也只是想吓唬吓唬沈照,并不敢真的动手。

        毕竟说到底,沈照都姓沈,他么,他虽然鸡犬升天,但终究也只是个外姓。

        没想到沈照理都不理他,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弄得他很是骑虎难下。

        这下可好,周公主出现了。

        要是能怂恿周公主动手,有了这么个现成的背锅侠,那可不就是借刀杀人?

        完了还不用承担责任。

        秦文翰想想心里就爽,立刻诱哄道:“那周黎妹妹,哥哥帮你把这颗痣抠下来,给你玩儿,好不好?”

        周黎转头,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看着他,过了几秒,开口道:“你也挺好看的。”

        秦文翰以为周黎是在夸他,顿时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骄傲:“侄子像姑姑,主要是我姑姑长得好。”

        周黎继续道:“你这双眼睛最好看。”

        秦文翰连连笑道:“哪里哪里,还是周黎妹妹比较好看。”

        周黎轻轻眨了下眼睛,语气商量地问:“那,你能帮我把这双眼珠子抠出来吗?”

        “哪里……”

        秦文翰话没说完,反应过来,猛地噤声。

        他盯着周黎,瞳孔慢慢放大,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神色。

        “周,周黎妹妹……你说什么?”

        周黎缓缓往他走了两步,笑眯眯问:“哥哥,你是怕疼吗?”

        “倒,倒也不,不怕。”

        秦文翰紧张得连连后退,强撑着温文尔雅的气质,咽了咽口水,勉力道,“主要是,你这,你这样,可不就是丧心病狂吗?”

        周黎睁着天真的大眼睛,反问:“我是公主啊,你见过哪个公主不丧心病狂的?”

        她认真思索了一下,提出建议:“你要怕自己抠太疼,那我让这两位哥哥帮你抠怎么样?”

        她转头,只见原本帮着秦文翰的两名少年,脸上露出如出一辙的惊恐。

        见周黎目光往他们扫去,两人双腿打了个颤,当场跑了。

        周黎收回视线,继续一步步往秦文翰走去。

        秦文翰不敢碰周黎一根头发丝儿,只得连连后退,没一会儿就退到了玫瑰花丛边上。

        周黎抬眼瞅了眼他身后的玫瑰花海,笑着一脚踹了过去。

        秦文翰正站在边儿上,一个没站稳,被这么一踹,当场栽进玫瑰花丛里。

        “啊——”

        玫瑰花都是带刺儿的,秦文翰这一仰面倒下去,浑身上下登时如被扎满了针,疼得他惨叫连连。

        因为这叫声着实过于凄厉,传到客厅里,立刻就有人声传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

        秦文翰将玫瑰花丛压出一个人形印子,也不敢动,动一下就疼,只能躺在上面干嚎。

        周黎觉得这声音有点吵,忍不住皱了下眉,收回视线。

        却见身后,沈照一直没走,就静静站在那里,目光玩味地看着她。

        周黎也仰头看着他。

        一大一小两个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耳边是秦文翰痛不欲生的悲嚎。

        如果在场还有第四个人,一定会觉得这场面极为诡异,可惜没有。

        不久,大人们出来。

        周黎的视线稍挪,越过沈照,看向他的身后。

        赶在最前面的是周鸿安,后面跟着一众主人和宾客。

        周黎定定盯着周鸿安的方向看,眼睛一眨不眨。

        几秒后,沈照眼睁睁看着,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眼前的小姑娘眼眶变红,两颗豆大的泪水说来就来,顺着她白净的肌肤往下滑落。

        这眼泪过于猝不及防,沈照忍不住唇角微僵。

        “……”

        “黎黎!乖乖!这是怎么了?

        啊?”

        周鸿安率先冲到周黎面前,蹲下.身,上上下下地查看她。

        他身后有一波宾客停下,关切地看着周黎,另一波以沈太太为首的赶到玫瑰花丛边,去扶栽倒在里面的秦文翰。

        周黎任由眼泪流了一会儿,抽抽噎噎地扑到周鸿安怀里。

        此时,沈太太让人将秦文翰扶了起来,心疼地问道:“阿翰,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会摔到里面去?”

        沈太太问的时候,眼睛有意无意地,淡扫了眼一旁的沈照。

        秦文翰看了看周黎,又看了看沈照。

        他不敢说是周黎将他踹进去的,正要栽给沈照,还没来得及说话,顾蓉赶到了。

        周黎仿佛乳燕归巢,一下子扑到妈妈怀里,悲悲切切地大哭出来——

        “哇!妈妈,那个秦文翰哥哥,他说我的眼珠子好看,要给我抠出来……”

        “呜呜呜妈妈我好怕……”

        还没来得及栽赃就先被人栽赃了的秦文翰:“……”

        周鸿安和顾蓉将周黎抱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哄着:“黎黎乖,别怕,有爸爸妈妈在呢,没有谁敢动你。”

        周黎缩在爸爸妈妈怀里,继续告状,小姑娘的声音带着哭腔,又甜又脆,掷地有声。

        “可是他很厉害的样子,他还说沈蕴是他的儿子,他一会儿要让沈蕴给他磕头。”

        秦文翰:“……”

        众人:“……”

        空气一秒陷入安静。

        周黎眨了下眼睛,继续一脸天真地问:“爸爸,沈蕴是谁啊?”

        “……”

        “他也会来抠我的眼珠子吗?”

        “……”

        周鸿安安抚地拍了拍周黎的背,将她交给顾蓉,自己站起身来,走到沈太太面前,语气商量:“沈太太,你看哈,你家辈分乱点儿没关系,但我家黎黎挺无辜啊。”

        “……”

        周鸿安:“你说她这要是从此以后留下心理阴影,不喜欢自己这双漂亮的眼睛了,那可怎么办?”

        “……”

        沈太太抿了抿唇,转头看向秦文翰。

        秦文翰由两名宾客扶着,正疼得连连吸气,陡然对上沈太太的目光,他心里“咯噔”一跳。

        “不是姑姑!她说谎,我没有——”

        “闭嘴!”

        沈太太皱眉喝斥,“还不快给妹妹道歉?”

        秦文翰只觉自己真是冤死了。

        一向他才是冤枉别人那个,万万没有料到,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栽在了一个小丫头手上。

        可他不敢违逆姑姑。

        他吸了吸气,转头,缓缓看向周黎,心情复杂地道歉:“妹妹,对不起。”

        周黎怯生生地往顾蓉怀里缩。

        顾蓉柔声问:“黎黎,怎么了?”

        周黎无辜道:“妈妈,我觉得他等下可能会来报复我,要不还是别让他道歉了吧?”

        秦文翰:“……”

        真是……卧槽啊!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秦文翰身上。

        秦文翰骑虎难下,只好能屈能伸道:“不会,要不哥哥给你发个誓保证?”

        周黎立刻就坡下驴:“这个可以。

        那你就说,如果你之后报复我,你姑姑原地破产,你再没法儿升天。”

        众人:“……”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总感觉这话意有所指。

        顾蓉立刻皱眉轻斥:“黎黎,你太没有礼貌了!”

        周黎瑟缩了一下,去瞅周鸿安。

        周鸿安见状,立刻轻咳一声:“蓉蓉,我觉得道理也没错。”

        顾蓉震惊地看着他:“你能不能有点原则!”

        周鸿安:“那原则能有女儿的安全重要?”

        顾蓉:“……”

        这一家人一唱一和的,沈太太的脸拉得老长,脸色难看。

        她勉强笑了笑,说着场面话:“小孩子打打闹闹,本来也没什么,但阿翰既然做错了,就应该负责。”

        “阿翰。”

        沈太太看向他。

        秦文翰咬了咬牙,盯着周黎,克制着脾气道:“行,我之后要是报复你,我姑姑原地破产,我再没法儿升天。”

        周黎这才点了下头,又立刻看了眼沈照,对秦文翰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去向那位哥哥道歉了。”

        秦文翰闻言,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连沈太太也猛地往她看来。

        周黎眨了下眼睛:“刚刚他打哥哥了。”

        她一脸懵懂地反问:“威胁应该道歉,打人却不用道歉吗?”

        秦文翰彻底上了火气,声音不自觉变得粗厉。

        “谁打他了?

        !”

        “你。”

        “谁看见了?

        !”

        “我。”

        秦文翰气得脖子通红:“你——”

        沈太太忍耐着,喝断道:“道歉!”

        秦文翰仿佛听了个天大的笑话,觉得极为荒唐,他喊道:“姑姑!”

        沈太太白着脸,转开头去,彻底眼不见为净。

        秦文翰别无他法,只得不情不愿转头看向沈照。

        沈照没看他,沉沉的目光落在周黎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秦文翰没办法,飞快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沈照没理会他。

        秦文翰觉得这辈子都没这么丢脸过,扭头就要走。

        周黎又叫住他:“你这还没发誓呢。”

        秦文翰震惊了:“怎么会有你这么……”

        周黎一本正经地打断,教着他怎么说:“以后别想着报复哥哥,见着哥哥也要绕道走,不然你姑姑原地破产,你再没法儿升天。”

        秦文翰:“……”

        秦文翰简直快被周黎逼哭了,他委屈地看向沈太太,低低喊了一声:“姑姑……”

        沈太太背对着他,下颌绷得紧紧的,脸色愈发的白,没有理会。

        秦文翰明白了,只得低声下气,垂着头,对沈照道:“从今以后我见着您绕道走,不然我姑姑原地破产,我再没法儿升天。”

        ……

        这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宾客散开,没一会儿,场面又回到了之前的和谐愉悦。

        顾蓉牵着周黎在后花园里散步。

        她见四下没人,蹲下.身来,面对着周黎,板着脸问:“黎黎,你老实告诉妈妈,刚刚那个哥哥真是要抠你的眼珠子吗?”

        周黎老实道:“不是,是我要抠他的眼珠子。”

        顾蓉:“……”

        顾蓉看着周黎这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只觉头疼。

        但没办法,这孩子已经被宠坏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过了会儿,跟周黎讲道理:“黎黎,咱们说好的,不能仗势欺人。”

        周黎:“什么是仗势欺人?”

        顾蓉想了想,循循善诱:“他们都叫你周公主,是不是?”

        周黎:“嗯。”

        顾蓉:“那是因为他们忌惮爷爷,因此忌惮你,你仗着自己是小公主,做出今天这样的事,就是仗势欺人,这样是个坏小孩。”

        周黎若有所思地问:“这样就是坏小孩吗?”

        顾蓉肯定地点头:“对,这样就是坏小孩,很坏很坏。”

        周黎忍不住皱了皱眉,一脸苦恼。

        顾蓉见她模样,以为她是认识到自己错了,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觉得这孩子还有救。

        她也不想逼太紧,想说今天就先到这里,以后再继续教育。

        周黎为难地开口:“那我觉得……假如我不是周公主,我应该也会这么坏,这跟爷爷没有关系,应该是我天生就这么坏吧。”

        顾蓉:“……”

        周黎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妈妈,想开点,我已经这么坏了,您也改变不了什么,就,接受现实吧。”

        顾蓉:“……”

        周黎:“再,一定要保护好我。”

        顾蓉:“?”

        周黎颇有远见地考虑道:“坏人会有天收,我怕哪天会有人替天行道收了我。”

        顾蓉:“……”

        没救了,没救了!

        这孩子没救了!

        顾蓉抿唇看着她,许久,她觉得再跟她讲道理下去自己得被活活气死。

        她站起来,丢下一句:“你自己玩儿吧。”

        起身去找周鸿安了。

        让周鸿安来!

        顾蓉离开后,周黎缓缓走向那一丛玫瑰花。

        被那么大个人一压,玫瑰花都给压残了。

        周黎惋惜地“啧”了一声,蹲下去,伸手采了一支没有被压到的。

        她小心地避开玫瑰花的刺儿,拿在手里瞧了两眼,脸上露出嫌弃之色。

        这么好看的花儿,送的人却不怎么样。

        这些花儿也是挺惨。

        她随手扔到一边。

        玫瑰花落在一双长腿面前。

        周黎的视线缓缓顺着往上,对上一双清隽深邃的眸子。

        沈照不知什么时候到的,沉黑的双眸静静看着她。

        周黎蹲在地上,仰头望着他。

        一个站着,一个蹲着,四目相对,他也没说话。

        空气安静得有些古怪。

        半晌,周黎慢吞吞开口:“不用谢。”

        沈照:“……”

        周黎见他也没想说话的样子,缓缓站起身来,打算进去了。

        沈照看着她小小的背影,漫不经心笑了一声:“你说说,我要谢你什么?”

        周黎停下脚步,转头,一脸天经地义:“谢我保护了你啊。”

        “保护?”

        少年盯着她,神情未明,缓缓咀嚼着这两个字。

        半晌,他若有所思反问:“我让你保护了吗?”

        周黎偏着脑袋,认真思索了一会儿:“你一定要这么问的话,那倒也没有。”

        她顿了顿,理直气壮道:“那就是我自己喜欢保护你吧。”

        “你喜欢保护我?”

        他轻声反问。

        周黎点了下头:“啊,我妈妈刚说我很坏,那坏人不就是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拦不住她么?

        我喜欢保护你就保护你,你也不能拒绝。”

        “……”

        “你要不想我保护你呢,以后就别让我看到你了。”

        “……”

        “主要是,我坏起来自己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

        此时,周鸿安被顾蓉支出来,正准备和周黎好好讲讲人生道理,结果才一进花园就听见他女儿这么掷地有声的发言。

        周鸿安顿时:“……”

        他硬着头皮上前牵过周黎的手,将人给牵走了。

        少年立在原地,静静看着那一大一小离开。

        周鸿安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我说黎黎,你以后也稍微收敛点儿。

        今天这也就是男主人临时被喊出去了不在家,不然你看由不由得你胡闹!”

        “男主人是谁?”

        “沈蕴。”

        “沈蕴又是谁?”

        “一个比你更坏的人。”

        “……”

        ……

        当天,直到周黎离开沈家,沈蕴也没有回来。

        不过她跟着周鸿安和顾蓉离开的时候,又见到了那个戴红手套的女人。

        彼时,她正和另一名女人坐在前院的树下,一起愉悦地喝茶吃点心。

        顾蓉牵着周黎的手往外走,周黎扭头盯着红手套女人。

        女人若有所觉,缓缓看来。

        她的眼睛明明很漂亮,是那种浅棕色的瞳仁,看起来本应很温柔,可是目光很诡异,看着人的时候,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周黎盯着她看了几秒,忽然挣脱开顾蓉的手,往那女人走去。

        顾蓉在她身后喊了一声:“黎黎!”

        却没有追去。

        周黎径直走到女人面前。

        戴红手套的女人低头看着她,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小丫头,你在看什么?”

        周黎定定看着她的红唇几秒,目光转向桌上的点心。

        她若有所思地问:“阿姨,点心好吃吗?”

        红手套对面的女人以为周黎是想吃点心,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好吃的,小阿黎要吃吗?”

        她主动将盘子端起来,递到周黎面前。

        周黎看了一眼,没动。

        像是纠结了几秒,她转头看向红手套女人,为难地说:“阿姨,有个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实话。”

        “?”

        周黎慢吞吞道:“就刚您吃点心的时候,我看到里面有只苍蝇,被您吃下去了。”

        “……”

        红手套对面的女人闻言大惊失色,当即恶心地惊叫了一声,周黎连忙转头对她道:“您那块儿没有的。”

        她指了指红手套女人:“就她那块儿有,我看见了。”

        “……”

        “挺大只的,是黑色里面泛着点儿绿那种颜色。”

        “……”

        “被她一口咬成了两半。”

        “……”

        女人双目大睁,震惊又同情地看着周雯茵。

        周雯茵紧紧抿唇,脸色铁青。

        周黎觉得今天算是圆满了,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没走几步,忽然看到前面的少年。

        沈照斜倚着树,站在树下,目光玩味地看着她。

        周黎脚步顿了顿,而后神情自若地走到他面前。

        她摊摊手,坦白道:“你看,我说过吧,我这人坏起来也是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