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乖张在线阅读 - 第 46 章

第 46 章

        第  46  章

        周黎看着周雯茵,  不卑不亢反问:“您将他硬塞给沈家的时候,怎么不记得他是您生的,  您不能放手了?”

        她握紧手心,  尽力克制着情绪不出现明显的波澜,尽量用一如既往的平直的语气道:“要说他欠了您,那也早该在您眼睁睁看着他被其他小孩欺负、你自己却仿佛看好戏一般置身事外的时候,  还清了吧?”

        声落,  手心里,男人的手微僵。

        沈照侧头注视着她,  眼眸幽暗,  深不见底。

        他定定看着她,  没有出声,  只有握着她的手更加用力。

        周雯茵满脸震惊:“你……你怎么知道?”

        她指着沈照,  问周黎:“也是他告诉你的?”

        周黎面无表情:“您刚不是说我记性好吗?

        怎么您自己的记性却不大行?”

        “您就算不记得我,  也该不会忘记……”周黎笑了笑,一字一字道,“您吃下去那只苍蝇吧?”

        周雯茵猛地想到什么,  双目睁大,  直直瞪着周黎。

        周黎知道她应该是想起来了,  不过她心里堵着一口气,  还是又继续给她补了两刀。

        她一本正经反问:“总不能是您这辈子吃过好几只苍蝇吧?”

        她回忆:“但沈家那只还挺有特点的,  挺大只,黑色里面泛点绿,  被您一口咬成了两半。”

        她笑道:“我觉得您应该不会忘记才对。”

        “够了!”

        周雯茵忍无可忍,  眯着眸,  死死盯着周黎:“你胡说八道够了没有,那里面根本没有苍蝇!”

        周黎若有所思瞧着她,  几秒后,她无奈地叹了一声:“您连我都忘记了,还记得里面没有苍蝇呢。”

        她一副从善如流不争不论的姿态:“行吧,您说没有就没有。”

        这个样子,可以说是很逆来顺受了。

        周雯茵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脸色铁青,额头的筋肉眼可见冒了出来。

        周黎轻轻扫过一眼,继续道:“当然我的重点也不是您把苍蝇咬成了两半吞下去……”

        “……”

        “毕竟这事儿跟我也没关系。”

        “……”

        “而是……”周黎目光掠过沈蕴,又看向周雯茵,淡淡开口,“讲道理的话,是您欠了沈照,不是他欠了您。”

        她的目光同时扫过了沈蕴与周雯茵两人,不知究竟是对谁说的。

        沈蕴闻言,脸更白了几分,高大的身躯几不可察晃了晃。

        反观周雯茵就挺刀枪不入了,她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

        还了抢来的身份,你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

        又凭什么来跟我讲道理?”

        周雯茵语带轻蔑,沈照神色霎时冷了冷。

        他转头,神情莫测地看着周雯茵:“江述请的心理医生,是不是没过来?”

        周雯茵怔了怔。

        沈照慢条斯理道:“怎么您的自我认知还是这么大毛病?”

        周雯茵渐渐反应过来沈照的意思,脸色顿时更加难看,厉声反问:“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自知之明?”

        沈照慢腾腾抬起眼皮:“现在有了。”

        他神情疏懒:“看来,心理医生这活儿也不难,我也能做。”

        周黎:“……”

        沈蕴:“……”

        周雯茵简直被气疯了,心火上来,再一次咬牙诅咒:“我当年真应该……”

        “走吧。”

        沈照不想让周黎听见这些,他淡淡打断了周雯茵,牵着周黎的手往外走。

        周黎跟着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头盯着周雯茵。

        周雯茵似是受了极大的打击,脸色又青又紫。

        沈照低头看向她,问:“怎么了?”

        周黎抬眸瞅着他:“我道理还没讲完……”

        沈照:“……”

        她转头看着周雯茵,平静道:“您不是觉得,我抢走了属于您的周公主的地位吗?”

        周雯茵冷眼看着她。

        周黎:“那我现在正式还给您好了。”

        周雯茵冷笑:“我用你还?”

        周黎想了下:“那倒是也不用。”

        “但从流程上来说,”周黎就事论事道,“如果没有正式交接,就很容易漏掉一些重要的事。”

        周雯茵看着她:“漏掉了什么?”

        周黎:“讲道理。”

        “……”

        周黎满脸真诚,对周雯茵道:“我做周公主那些年,一直都是很讲道理的。”

        “……”

        “您看,您这些年虽然是回来了,但因为我没有正式跟您交接过,您这不就把讲道理漏掉了吗?”

        “……”

        “那,我现在正式跟您交接一下,希望您以后能开始讲道理。”

        “……”

        ……

        从周家别墅出来,已经是傍晚。

        算算时间,航班都已经到a城了。

        两人在外面吃了晚饭,沈照开车回倾城里。

        一路上谁都没说话。

        回去后,沈照开口想问周黎机票改签到什么时候,却见周黎洗好手后径直将柜子里的床单被套拿出来,重新换上。

        男人收起了手机,斜倚在门边,静静看着她。

        周黎铺床单被套很熟练,一个人,也没让他帮忙,没过多久就换好了。

        他静静看着她娴熟的动作。

        良久,他哑然开口:“恨我吗?”

        周黎转头看向他。

        主卧室的灯是暖黄色的,她站在床边,站在暖色调的灯里。

        脱了外套,浅色的纯羊绒毛衣薄薄的、软软的,贴着她的身子。

        她安静地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一片平静。

        灯打在她的脸上,正照见她的肌肤清透白皙,眉眼如画清澈,宛如空山里的一汪清泉,干净纯粹,沁人心脾。

        沈照目光缓缓扫了眼刚刚换好的四件套,冷灰色调。

        他轻声问:“你每次做这些事的时候,心里会恨我吗?”

        周黎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神情没什么变化。

        过了几秒,她道:“看情况吧。”

        沈照静静注视着她。

        周黎:“如果你这么问,是想听我说没什么、看我做得多熟练,然后顺势让我帮忙把你那边的也一起换了,那我就会恨了。”

        沈照:“……”

        周黎走到门边,仰头看着他:“你还是自己换吧,我要去洗澡了。”

        说完,她在他面前轻轻关上了房门。

        沈照:“……”

        周黎洗澡的时候一般都会顺手洗头,导致她每次一进浴室,最少也得半个多小时才能再出来,之后再倒腾倒腾,吹吹头发,算下来至少一个半小时。

        她包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想着沈照说的这边是燃气热水器,又顺手在手机上喊了他一声:【我洗好了。

        】

        然后,才慢腾腾地开始吹头发。

        虽然已经不是周公主了,但穷讲究还是一堆堆。

        吹完头发,要敷面膜,撕掉面膜,要洗一次脸,之后上护肤品,最后还要喝一杯温开水。

        她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拿着水杯开门,却见客厅沙发里,男人正低头看着手机。

        他身上也穿着睡衣,头发看起来微微蓬松,应该也是洗了头。

        听见她开门的动静,他抬起眼,幽黑的眼眸静静对上她。

        直勾勾的,在微暗的灯光下,晦暗不明,深不见底。

        隔空这么对视着,周黎的心飞快地跳了跳,不自然地,她迅速移开目光。

        顿了顿,她面不改色走向厨房,拆了一桶5升的桶装矿泉水,倒了些进烧水壶里,摁下烧水键。

        她的心莫名有些焦灼,没出去,就站在旁边等着。

        很快,水烧开了,伴随着“咔哒”一声,沸腾的水声归于平息,她倒了一半进水杯里,又加了些凉的矿泉水进去,试着温度差不多了,抱着水杯,小口小口喝着。

        之后,缓缓走出厨房。

        男人还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一手支肘,侧头盯着手里的手机看。

        像是没注意她这边的动静,她走到他身边了,他也没将视线挪开。

        她的目光轻轻往他的房间扫过,顿时一言难尽。

        只见他那房间里,床上至今还铺着白色的防尘布。

        “……”

        让他自己换,他就换了个寂寞么?

        她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沈照:“你是在搜怎么换被子吗?”

        男人抬头,若有所思看着她,没吱声。

        蓦地,他轻哂了一声。

        伴随着低低的笑声出来,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有点欲,有点撩。

        周黎盯着他的喉结看了两秒,大方地点头:“行吧,我帮你换。”

        她说完,就要慷慨地往他的房间走去。

        男人喑哑出声:“黎黎,过来。”

        周黎对上他晦暗的眸子,鬼使神差的,没动。

        他忽然抬手,将手机递向她。

        周黎一瞬间甚至以为他是要给她看个正确的换被子视频,纠正她的手法。

        她狐疑地走上前去,去接他的手机。

        刚伸出手,他却更快地伸出另一只手。

        周黎只觉手上紧贴的皮肤微微发烫,紧接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道便将她拉了过去。

        猝不及防间,周黎已经跌坐到他的腿上。

        他的手臂立刻禁锢住她的腰肢。

        她微惊,睁大眸子看着他。

        他低着头,分分寸寸的距离,与她四目相对。

        眸子里一片暗沉。

        “恨我吗?”

        同样的问题,他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她没有再顾左右而言他。

        她仰头看着他,轻声反问:“恨你什么?”

        他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带着沐浴后好闻的味道。

        “恨我让你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

        “你从前不会做这些事的,”他眸子里生起莫名的情绪,嗓音难辨,“现在已经可以做得这么熟练了。”

        周黎静静看着他,过了几秒,轻声道:“一开始是有点恨的。”

        “一开始?”

        “嗯,一开始。”

        周黎顿了顿,问:“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会给你超市卡吗?”

        他一怔。

        “其实那晚,你对我说你做错了事,又迫不及待想要带我走,那个时候,我就隐隐约约都明白了。”

        “那么早?”

        她笑了笑:“我那时候只是小,又不是傻。”

        他微怔,而后,眼底缓缓生起笑意:“是,黎黎从小就很聪明。”

        “不过后来,我去问我爸,他告诉了我所有的前因后果,我就不恨你了。”

        周黎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轻道,“然后,我就很怕你会恨我。”

        他问:“恨你什么?”

        周黎垂了垂眸:“虽然说无法选择,但我们确实是带着原罪的。

        我们那些年轻松自在的日子,全部都是建立在你母亲的痛苦之上。”

        她默了默,继续道:“然后,她又将自己的痛苦全部转嫁到了你的身上。”

        她抬眸瞅着他:“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痴心妄想了。”

        沈照静静凝着她。

        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四目相对。

        许久,他意味不明地重复着四个字:“痴心妄想?”

        嗓音很低很轻,带着沙哑,带着自嘲,还有丝丝缕缕几不可察的伤痛。

        周黎懂得他所有的情绪。

        毕竟那么些年,她自己就一直活在这样的情绪里。

        她一面喜欢着他,一面又深深地明白,再喜欢,也不过是痴心妄想了。

        ——他们生来就对立,自身的存在就是建立在对对方的伤害之上。

        即使重新回到这里,光明正大确定关系,她也依旧觉得不真实。

        就像是镜花水月,随时都会破碎掉的一个梦境。

        他看着她,喉结滚了滚。

        忽然一手拿过手机,递到她面前:“帮我看看。”

        周黎一怔,不解他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不过还是顺从地接过。

        视线转到手机屏幕上,却见上面是一张万年历。

        偌大的几个字写着——

        宜:祈福、上任、商定婚事。

        忌:出行、搬家。

        他刚刚就是在看这个?

        她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男人的唇已不知不觉移至她的耳边,贴着她,以气息道:“黎黎,帮我看看,今天能不能表白?”

        男人的气息滚烫,拂过她的耳根,周黎顿时浑身僵硬。

        像是有细微的电流,顺着尾椎骨往上,她的身子顿时酥了半边。

        不过她面子稳是真的稳。

        她盯着手机屏幕,一本正经的样子研究了会儿,慢吞吞道:“这上面没说。”

        他低笑了一声,随即,唇轻轻碰了碰她的耳垂。

        周黎身子更加僵硬,坐在他腿上,一动不敢动。

        只听他低笑着,问:“那上面说什么了?”

        如果周黎的稳不是装出来的,那她一定会反问他,你刚盯着手机看了那么久,自己没看到么?

        不过他亲她那两下已经让她的脑子彻底糊掉了,她现在只会假装很稳。

        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她顺着他的话,认真地念出来:“宜祈福、上任、商定婚事。”

        男人若有所思地“唔”了一声,沉吟道:“那就是可以表白了。”

        周黎喃喃问:“为什么?”

        他侧眸凝着她,眸子里笑意浮动:“我表白可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祈福?

        祈求早日上任做你的男人?

        换句话说,不就是在和你商定婚事?”

        他格外加重了“祈福”、“上任”、“商定婚事”这三个词。

        周黎:“……”

        竟无法反驳。

        沈照眸子里的笑意又缓缓敛去,他直勾勾盯着她,半晌,哑然开口:“黎黎,我想跟你说上半句。”

        他停顿了片刻,问:“好不好?”

        那时候,他对她表白,只能说下半句。

        而今天,过去的一切被撕开,已经无所遁形地暴露在了阳光底下。

        周黎心尖儿轻轻动了动,若有所悟地,她垂下眸,低低“嗯”了一声。

        下巴却随即被轻轻挑起。

        她被迫与他四目相对。

        只见男人的眸子幽黑深湛,深邃不见尽头。

        他漆黑的瞳仁里映着她略显紧张的双眸。

        情绪仿佛随着他的目光沉淀,她被他蛊惑似的,被他看得心中渐渐生出绵绵长长的酸涩。

        他看了她许久,终于,似喟叹一般,低道:“我们之间生来就是悲剧。”

        眼里却是无尽的执念,他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道:“可我还是想和你花好月圆。”

        ——我们之间生来就是悲剧。

        ——可我还是想和你花好月圆。

        周黎心头猛地涌出一阵酸楚,她怔怔看着他。

        只见他笑了笑。

        极轻的一个笑容,却跨越山海。

        “为此,我用了八年的时间。

        黎黎,你会不会嫌我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