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乖张在线阅读 - 番外·14

番外·14

        番外·14

        每年的五一一过,  暑气渐盛,校园里的合欢花开始冒出粉嫩的芽。

        又是一年毕业季即将来临,  同学们昏天黑地赶着各种deadline,  偶尔挂着黑眼圈在校园里游走,目光涣散。

        居湉湉踩着点交完论文最后一稿,只觉整个人原地活了过来,  立刻给周黎发了条消息:【少女!出来嗨!】

        周黎此时正在医院,  刚从医生那儿出来。

        她双眸明亮,唇角不自觉地翘着,  更像是在抿着唇笑。

        好心情总是格外惹眼,  从走廊走过,  到电梯短短一段距离,  迎面好几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收到居湉湉的消息,  她低头打字:【不嗨了不嗨了……】

        居湉湉微惊:【你论文还没写完?

        !】

        周黎:【写完了,  我回去等照哥。

        】

        居湉湉沉默了片刻,生无可恋打字:【今天又是被狗粮喂得饱饱的一天。

        】

        周黎盯着这行字,轻轻眨了下眼睛,  没多说什么。

        有的事,  她只想第一个告诉沈照。

        可是要怎么说呢?

        走出医院的大楼,  五月明媚的阳光照下,  眼前的一花一草都亮得夺目。

        她看看时间,  此刻沈照应该登机了,便低头给他发了条消息:【能按时起飞吗?

        】

        沈照出国一个多星期,  走之前正是四月底,  适逢五一小长假,  于是美人计使了一遍又一遍,花样层出不穷哄着周黎跟他一块儿去出差,  周黎最终是凭着惊人的个人意志力才没有当场阵亡。

        不过为这事儿,有人心里别扭,这一个星期都对她颇为冷淡。

        有一晚跟他视频,她刚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奶白色的真丝睡裙,细细的两条吊带挂在白皙小巧的肩头,长发披散微微凌乱。

        沈照盯着她看了几秒:“黎黎。”

        周黎:“嗯?”

        男人一脸坐怀不乱地说:“去穿个外套。”

        周黎:“……”

        明明离开之前可不是这么正人君子的。

        此时,也只是回了她一个:【嗯。

        】

        看不出情绪,很像话题终结。

        不过周黎此刻满心明亮,立刻道:【一路平安,我等你。

        】

        算算时间,沈照下飞机应该是晚上11点过,从机场到家少说也得超过1点。

        沈照:【你先睡。

        】

        周黎手中捏着报告,唇角高高翘着,以为沈照是担心她太累,一字字打道:【我不睡,我等你回家。

        】

        此时,车子到了跟前,周黎拉开后座车门上车。

        沈照好一会儿没回复她的消息,周黎揣测着飞机应该是起飞了,又看了眼手机屏幕上方,在心里计算着他的落地时间,同时打开日历,想着学校的答辩和毕业安排,一面在心里盘算着日期。

        沈照的消息此时忽然弹出,周黎抬眼一看……

        沈照:【先睡,补充好体力,等我回来叫醒你。

        】

        周黎:“……”

        虽然结婚快一年,对这个人的人品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每每看到这种格外直白的暗示,她还是会觉脸红心跳。

        好在她没点开,一瞬间的手足无措以后,那条消息自动消失在了屏幕上方。

        周黎想想既觉哭笑不得,又觉这人真的是欠收拾。

        她顿了顿,点进微信与他的对话框,给他回了两个字:【好啊。

        】

        正准备切换飞行模式的男人收到消息,黑眸霎时间一亮。

        飞机落地已是凌晨。

        深夜的城市终于安静下来,路上匆匆驶过几辆车,显得格外寂寞。

        沈照回到墨香苑,客厅里灯光亮堂。

        换了鞋,外套随手扔到沙发上,他一路往里走去。

        卧室里落地台灯开着,满室橘色的灯光,柔和温暖。

        今夜下了场雨,将刚刚冒出头来的暑气冲刷下去,夜间的空气立刻便多了几分凉爽和湿润。

        周黎歪在床上,身上盖着柔软的被子,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发黑肤白,手臂撘在外面,一本书落在不远处。

        沈照的目光落在她恬静的睡容,黑眸霎时柔和缱绻了几分。

        他放轻脚步走上前去,将被子上的书拿开放到床头,俯身,本想吻吻她,又在与她分分寸寸的距离里停了下来。

        他凝着她毫无戒备的睡颜,无声勾了勾唇角。

        怕吵醒她,他什么也没做,重新直起身子。

        将灯一一都关了,他进浴室迅速洗了个澡,知道她浅眠,他全程放轻了动作。

        出来以后,也没动她,只是躺在她身侧。

        他侧头凝了她一会儿,末了,无声笑了笑,低喃:“黎黎,想我吗?”

        周黎第二天一早是在沈照怀里醒来的。

        感觉自己枕着一条手臂,依偎在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里,腰上传来不轻不重的力道,似是微微桎梏着她。

        她睁开眼睛,抬眸,男人微微冒着青茬的下巴映入眼帘。

        瞬间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甜蜜,缓缓填满心口。

        她静静看着他,好一会儿后,终于忍不住凑上去,嘴唇轻轻碰了碰他的下巴。

        沈照,我好想你。

        知道他昨晚到得晚,她也没吵他。

        她今天没有安排,便就安安静静依偎在他怀里,结果这么满心宁静地靠着他,没一会儿,竟又睡了过去。

        她身子酥软,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对上男人晦暗的眸子。

        意识到她醒来,沈照眷恋地又亲了她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伏在她身上,无奈轻叹:“你可真能睡,是谁说昨晚等我?”

        周黎昨晚有话要跟他说,原本是真的在等他的,可是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她微赧,想想又好笑,一本正经反手甩锅说:“是你说你会叫醒我,我才会先睡的。

        你看,你误事了吧。”

        沈照侧头,直勾勾盯着她看,两秒后,他的嗓音更低沉了几分,不无暗示地问:“我误了什么事?”

        周黎:“……”

        男人又吻上了她,低喃:“现在加倍补回来?”

        黎黎:“……”

        周黎赶在他不管不顾以前轻轻推开了他,红着脸,声如蚊讷说:“不是你想的那个……”

        沈照微惊,仿佛是不敢相信竟然不是他想的那个。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拖着尾音又确认了一遍:“真不是?”

        周黎:“……真不是。”

        脑子里思索着要怎么跟他说。

        她昨天思索了一整天也没思索出个结果来。

        她想要用特别一点的、浪漫一点的方式,希望他以后每次看到宝宝,都能回想起今天,想起她告诉他这一刻的心动。

        但此刻的沈照不知情,额头抵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更多的是情动,迫不及待那种。

        他哑声道:“不是也没关系。”

        周黎一怔:“嗯?”

        沈照俯身吻住她的唇,理直气壮耍着流氓:“让我先送礼物,送完你再说正事儿。”

        周黎:“……”

        她觉得沈照能把“礼物”这么纯洁无瑕的两个字用得让人无法直视,也是很气人了。

        周黎抬手捂住脸,害羞道:“不用再送了……”

        男人的动作一顿。

        片刻后,他微微抬头,往她看去。

        周黎感觉到他的目光,没看他,低声嘟囔着,嗓音几不可闻:“我昨晚就想跟你说,礼物不用再送了……”

        说完,空气陷入安静。

        周黎等了半晌,沈照没有反应。

        她心中微微狐疑,便从指缝里悄悄看了出去,正对上他的目光。

        只见他双眸沉黑晦暗,眼底幽深,看不出情绪。

        周黎以为他是没懂得她的暗示,默了默,又轻轻补了一句:“你可以开始考虑斋戒了。”

        沈照:“……”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着,空气里仿佛有什么无声缠绕着。

        许久,他的视线缓缓下移,直直落在她的小腹。

        他的目光仿佛带着热度,周黎只觉心口和小腹生起暖融融的满足感,那种感觉奇妙而愉悦。

        她握住他的手,让他贴着她的肚子,抬眸往他看去,温柔笑道:“恭喜啊照哥,你要当爸爸了。”

        良久,他抬眼,视线与她对上。

        周黎抿唇一笑:“你怎么不说话?”

        她昨天太高兴了,也曾在网上搜索过,据说好多准爸爸都会因为太过激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周黎轻声问:“在想什么?”

        沈照注视着她,喉结轻轻滚了滚,过了两秒才开口:“在算日子。”

        周黎以为他在算什么时候怀上的,甜甜笑着告诉他:“孕七周,所以很有可能就是我生日那天呢,当然之后几天也有可能……”

        不过私心里,她更愿意是她生日那天,他总说礼物,那就当是他送给她的礼物吧。

        沈照闻言,眼里却没有她想象的惊喜,反而道:“不是这个日子。”

        周黎一怔:“那是什么日子?”

        沈照:“斋戒的日子。”

        周黎:“……”

        沈照:“算算我得斋戒多少天。”

        周黎:“……”

        这惋惜的语气……

        为什么觉得这个礼物他送得也不是很有诚意?

        他显然是更喜欢送礼物的过程啊捂脸。

        ……

        沈照的确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让周黎怀孕。

        他原以为,从开始准备到怀孕,至少也得一年吧,他至少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和黎黎无拘无束地在一起。

        也还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婚礼。

        结果一开始就怀上,也是出乎意料。

        不过无论时间长短,他心中自是喜欢的。

        那是黎黎为他怀的孩子。

        只是她告诉他的方式实在……特别。

        后来有一日,周黎向他说起那日的心情,说到准备怎样告诉他时,骄傲地说:“我可是思索了整整一天。”

        沈照闻言,不大认同地瞧着她:“思索?

        还一天?”

        “对,我还特地上网查了查,想用浪漫一点的方式,让你永生难忘,希望你以后每次看到宝宝,都能想起我告诉你那一刻时心动的感觉。”

        “……”

        周黎对上他不怎么认同的目光,也有点心虚。

        她是怎么告诉他的来着?

        ——礼物不用再送了,你可以开始考虑斋戒了。

        她准备了那么多种,最后显然是用了最糟糕的那一种告诉他……

        周黎不怎么有底气地问他:“真有那么糟糕吗?”

        沈照低头凝着她笑,将人揽入怀中,柔声道:“没有。”

        周黎靠在他怀里,只听他道:“那一刻,确实有心动的感觉。”

        周黎一喜,抿着唇笑。

        沈照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回想,比起心动,更多的是心悸。”

        周黎觉得这人可太夸张了,睨了他一眼,嘟囔道:“哪有‘心悸’这么夸张?”

        沈照垂眼瞧着她笑:“怎么没有?

        经过这次,我以后送你礼物都得先考虑斋戒这回事儿了。”

        周黎:“……”

        沈照:“那还不够心悸啊?”

        周黎:“……”

        能把“礼物”用得这么有灵魂也是够了!

        “不过确实还挺永生难忘的。”

        “……”

        ……

        六月,周黎顺利答辩,获得硕士学位。

        同月,和沈照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隆重是名副其实的隆重,虽然提前了几个月,不过心思只多不少。

        从婚纱到婚礼现场,沈照无不样样亲力亲为,不仅如此,还时时往岳父岳母那里跑,小心兼顾着二老的喜好。

        周鸿安自是没话说,顾蓉嘴上没说,心里对沈照只有心疼,从未提要求,只是在沈照询问意见时,向他透漏着周黎的小喜好。

        然而这样的父慈子孝并未持续多久,直到周黎从沈照口中得知,婚礼当天,沈蕴会来。

        他神色如常地告诉她,是他请沈蕴来的。

        他与她的婚礼,沈照请沈蕴来,看起来似是理所应当,前提是她不了解他。

        以她对沈照的了解,沈照请周雯茵都不会请沈蕴。

        周黎没有多问,但心中是震惊的。

        冷静下来,心思转了转,又猜到了八.九分原因。

        周鸿安和顾蓉过来看她的时候,她直接问:“是你们让沈照去请沈蕴的?”

        周鸿安和顾蓉相视一眼。

        这就是默认了,周黎见状,顿时气得眼睛有些酸,急道:“你们怎么能这样?”

        她怀着身孕,虽未显怀,但为人父母,可不敢在这时候激她生气。

        周鸿安一急,连忙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帮她顺着气安抚:“女儿,你别急,听我跟你解释。”

        周黎也不是不听解释的人,就转头看着他。

        周鸿安张了张嘴巴。

        周黎:“你说,我听着呢。”

        周鸿安:“……”

        半晌,周鸿安憋出一句:“你,你更想让周雯茵来?”

        周黎:“……”

        周黎简直要被周鸿安气笑了:“爸,您别跟我转移话题,这是选择题吗?”

        周鸿安被犀利地问住,艰难地眨了下眼睛。

        半晌,转头看向顾蓉,讪讪道:“我还是闭嘴吧我。”

        顾蓉坐到周黎身边,拉过她的手,轻轻拍了拍,轻叹:“这是选择题。”

        周黎就想反驳,顾蓉看着她,温柔且笃定地说:“你们结婚,没有这场婚礼也就罢了,既有了这个仪式,沈照父母俱在,却一个都不出席,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这个理由无法说服周黎,她轻轻蹙了蹙眉:“都这么多年了,你们还这么在意外人的看法吗?”

        顾蓉沉默,看向周鸿安。

        周鸿安咕哝道:“我们也不是在意外人的看法,可这话它也不是外人说的。”

        周黎看向他。

        周鸿安眼见瞒不住,关键他也不是多高风亮节的一个人,不大想为别人背锅,这便不怎么艰难地就坦白了:“这是沈蕴说的。”

        周鸿安看向周黎,老实交代:“是沈蕴给我们打了个电话,我们才会去跟阿照提。”

        他一脸立场坚定地说:“不然我们绝对不会想到去为难阿照!我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对待的!”

        周黎微惊,她转头看向顾蓉。

        顾蓉轻轻点了点头:“是沈蕴主动联系的我们。”

        周黎觉得荒唐。

        上次瞧着沈蕴这人还正正常常的,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没想到疯起来,比周雯茵也不遑多让。

        顾蓉忙道:“当然他也没有恶意,他只是觉得这辈子对沈照亏欠过多,想要帮他圆一个梦。”

        周黎更觉得荒唐了:“沈照的梦需要他来帮忙圆?”

        “还真需要。”

        “……”

        顾蓉默了默,轻声问:“黎黎,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会答应他吗?”

        “为什么?”

        “因为他说,你是沈照的梦,这场婚礼,是沈照送给你的最盛大庄重的仪式。

        假如迎娶你的仪式上,男方的父母都无法到场,沈照自己会比任何人都要介意,那将会成为他心中对你的最隐蔽的亏欠。”

        周黎闻言微震,喃喃道:“我没有觉得他亏欠我啊,他从未亏欠过我。”

        “妈妈知道。”

        顾蓉拍拍她的手。

        周鸿安也道:“我们也不会因为这就觉得他亏欠了你。”

        顾蓉道:“可是你看沈照,他为了这场婚礼,事事巨细靡遗亲力亲为,尽善尽美。

        你也不能否认,他真的会因为这小小的不完美而觉得对你亏欠吧?”

        周黎无法反驳。

        顾蓉继续道:“沈蕴说,周雯茵是肯定不会来的,而且以她跟咱们家的恩怨,沈照也肯定不会让她来。

        但他若出席,就不会有这么不妥了。

        而且他这辈子都对沈照有亏欠,唯有这件事,他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能凑个人头。”

        周黎抿了抿唇,嘟囔道:“那他既然这么想凑人头,怎么不自己跟沈照说?”

        周鸿安道:“他倒是想……他跟周雯茵都只能联系上江述,联系不上沈照。”

        周黎喉咙口微微发堵。

        让亲生父母联系自己的助理,最难过的必然不是沈蕴和周雯茵。

        顾蓉道:“而且,沈蕴联系我们,还有另一层意思在。”

        周黎轻声问:“什么?”

        “带着我们一起,向沈照递一个台阶。”

        顾蓉叹道:“沈照固然想要给你一个尽善尽美的婚礼,但一来,他心中与自己较着劲,说不定拼着心中对你一辈子的亏欠,也不愿让沈蕴出席;二来,就算他也曾犹豫要不要让沈蕴出席,他也要顾及我们的态度。

        沈蕴先联系了我们,也是先争取得到了我们的同意。

        可见他为这事也算是花了心思,面面俱到了。”

        周黎没吭声,心里却想着,现在面面俱到还有什么用?

        也不知道这场婚礼最终成全了谁。

        早知道会这样让他为难,她就不要婚礼了,当初怕穿不上婚纱,她也提过不要婚礼,沈照又执着得很,偏不答应……

        最后,周黎瞅着周鸿安,问:“您不是说把沈照当亲儿子对待吗?”

        周鸿安被点名,莫名紧张,干巴巴地点头:“是,是啊。”

        周黎立刻问:“那婚礼当天,您为什么不愿意临时当一天沈照的爸爸?”

        周鸿安:“……”

        周鸿安无言以对半晌,硬着头皮道:“我也不是不愿意,这不是怕你不愿意吗?”

        周黎奇道:“我为什么不愿意?”

        周鸿安提醒她:“这样你和沈照就是兄妹了,兄妹不能结婚。”

        周黎:“……”

        周鸿安哆哆嗦嗦道:“要是让你们有情人终成兄妹,我怕你们会联手弑父。”

        周黎:“……”

        婚礼是6月27号那天举行的,沈照那边最终来了沈蕴、沈曦和沈雨萱,还有沈雨萱的妈妈,一位名叫姜喻的女人。

        这还是周黎第一次见到沈雨萱的妈妈,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她原以为,能拿住沈曦这种浪子的,定是一位英姿飒爽的美人,一言不合打服为止。

        姜喻诚然也是一位美人,但她的美不带丝毫英气,反而带着几分天然的呆萌。

        小小的脸蛋,圆圆的眼睛,及肩的黑发,身高堪堪到沈曦的肩头,眼里总是含着笑意,和沈曦站在一起,不像是孩子的妈,更像是沈曦的小女朋友。

        婚礼奢华而浪漫,即使是最微小的细节也都精致完美。

        周黎的婚纱更不必说,一线高定,面料剪裁俱是惊艳。

        前后v形的领口,露出她白皙的肌肤和挺拔的肩颈线条,腰线的剪裁服帖,掐着她仍旧不盈一握的腰肢,长长的裙摆曳地,头纱足有六七米长。

        在所有人祝福的目光中,周鸿安送着她,将她亲手交到沈照手里。

        周黎怀着孕,不宜劳累,仪式一结束,沈照就送她回房间,换了舒适的衣服和平底鞋,又为她倒了温开水。

        周黎坐在床上小口小口喝着,沈照蹲在她面前,问她:“累不累?”

        周黎摇头,笑着说:“不累。”

        沈照看着她,眼底笑意浮动,又问:“那宝宝累不累?”

        周黎一本正经说:“宝宝睡着了。”

        沈照挑眉:“这么热闹还能睡着?”

        “热闹是热闹,”周黎轻轻眨了下眼睛,“但宝宝在妈妈肚子里,妈妈心里满足愉悦,它自然就好睡。”

        沈照凝着她,眸底含笑,半晌,忍不住感慨了一句:“难得听你一句表白,还这么含蓄。”

        周黎“咦”了一声:“这还含蓄啊?”

        “这还不够含蓄啊?”

        “那,”周黎笑问,“比起你那个27,哪个更含蓄?”

        27号,爱妻。

        她觉得,以后单单是想起这个日子,她就会觉得很甜了。

        沈照一本正经地沉吟片刻,说:“还是你这个含蓄。”

        周黎也不反驳,笑盈盈说:“那我下次注意点,不这么含蓄。”

        沈照笑:“哦?

        下次是什么时候?”

        周黎就凝着他笑,蓦地凑上前去,在他唇上飞快地亲了一下。

        沈照微怔,正失笑,又听她轻道:“沈照,我爱你。”

        沈照的目光蓦地攫住她,只见她笑凝着她,美目流转,顾盼生辉,问他:“这个还含蓄吗?”

        他直直盯着她的唇,片刻后,哑声道:“嗯,比我还差点。”

        周黎一怔,正想问“差哪点儿了?”

        好吧,比起他来,那的确是还差点儿。

        ……

        外面宾客满座,新婚夫妻也不好在房间里久呆。

        不过即使这样,沈照还是害她又补了个妆。

        他将化妆师喊进来,化妆师神色自若地铺开化妆品,周黎的脸红得不行,全程没好意思对上化妆师的眼睛。

        补好妆后,周黎起身准备和沈照去敬酒。

        沈照怕她累,让她在房间里睡会儿午觉。

        周黎哭笑不得,她还是第一次听说婚礼当天,新娘子不敬酒躲在房间里睡午觉的。

        沈照想了想,说:“那你就别睡,帮我做个事儿。”

        周黎抬眸看着他,问:“什么?”

        沈照笑:“在这儿好好想想宝宝的名字。”

        周黎:“……”

        周黎沉默了两秒,拉着沈照往外走:“这可太难了,我还是去敬酒吧。”

        沈照:“……”

        周黎的杯子里自然不是酒,果汁代替的。

        当日除了最郑重那个仪式,其他需要新娘的地方都一切从简,走了个过场。

        所以一天下来,周黎觉得还好,并没有多累,就是有点瞌睡,不过也不是今天才这样,她怀孕之后就有些嗜睡。

        她觉得按逻辑来说,沈照可能会比较累,但男人看起来神采飞扬,眉眼之间俱是喜色,倒是看不出丝毫疲惫。

        晚上,两人回到西山云顶。

        周黎倒在沙发上就打起了瞌睡,沈照往浴缸里放好水,回来将她在怀里,往浴室走去。

        她迷迷糊糊醒来,对上男人微暗的眸色,害羞地躲在他的肩头,轻声拒绝:“不行啊,会伤到宝宝的……”

        沈照失笑,又沉吟道:“帮你洗澡也会伤到宝宝啊?”

        “……”

        他将她放到地上,一本正经道:“那你自己洗吧。”

        “……”

        周黎闹了个笑话,抱着他的腰讨好:“不要,还是你帮我洗。”

        沈照一脸正人君子,垂眼问她:“那万一我没把持住,伤到宝宝怎么办?”

        “……”

        比起领证那一夜,这个新婚夜注定就要束手束脚很多了。

        想想自从两人在一起,照哥哪次不是随心所欲,何时这般温柔谨慎?

        尽兴自然是无法尽兴的,不过正如她白日里和沈照说的,她的内心喜悦而满足。

        今天是27号,也是农历的既望。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皎白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在床前落下温柔的银辉。

        男人自身后上床,周黎轻轻翻身,依偎进他的怀里,主动抱着他。

        温热的吻随之落在她的发顶。

        “沈照,我想好宝宝的名字了。”

        “哦?”

        “如果是男孩就叫年年,如果是女孩就叫岁岁。”

        幽暗的光线里,她凝着他的眼睛,轻喃:“沈照,我要送你年年岁岁的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