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当无限降临在线阅读 - 第371章 我们来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吧

第371章 我们来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吧

        华山后殿,厚重的房门被悄悄推开。

        虽然刻意的减轻了力道,但陈旧的转轴仍然发出一阵吱呀的难听声。

        自门外,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露了出来,小心的叫道:“苏掌门,你在吗?”

        来人可不就是从少室山归来,纠结了几天之后,才终于鼓起勇气想来py交易的茭白么?

        之前死的太惨,气愤难平,想找苏唯作弊……

        可事后只是考虑了几下跟苏掌门面对面交流这方面的问题,茭白就彻底泄了,有点儿胆怯不敢来,鼓励了自己好久,才终于站在了这里。

        正在处理太平岛上公务的岳不群顿时笑出了声。

        莞尔道:“竟然到这正经的地方找苏掌门,茭白,你是带着多重的滤镜在看苏掌门呢?”

        “嘿嘿嘿,副掌门。”

        看到只有岳不群在这里,茭白松了口气。

        笑道:“谁让掌门这段时间里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才刚回来几天,都找不到他人了。”

        她与岳不群之间的关系自与其他的玩家和npc关系不同。

        当初华山派大猫小猫三两只,而她作为第一个获得《紫霞神功》,并且花钱购买了大量的指点卡,让岳不群指点她功法的修炼。

        可以说茭白能有如今的成就,岳不群的功劳大概可算第一……

        如果没有岳不群,她恐怕也打不下这般扎实的根基,岳不群可是真正把她当成华山派未来的掌门在教导的。

        而茭白与岳灵珊之间深厚的感情,也让她面对岳不群之时,颇有一种面对家中严厉老父亲的感觉。

        就是那种岳灵珊就像是她的亲女儿,而岳不群则像是她的亲生父亲的感觉。

        咦?

        这么一来,怎么感觉华山派上都是爸爸了?

        难道我无限亲闺女的称号,竟然还是真的?

        茭白心头暗暗想道。

        岳不群答道:“苏掌门的话,这几天里要么是跟云岚宗的云宗主商讨斗气发展事宜,要么是在跟雪……额……先生两人讨论武学之道的奥秘,刚刚更是离开太平岛,不知道去了哪里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想找他的话,不妨等他回来吧。”

        “啊?出去了?”

        茭白闻言顿时失落的叹了口气。

        但随即灵动的眼珠一转,看着岳不群嘿嘿笑道:“其实问副掌门您也是一样的,副掌门您天天处理这么多有关于太平岛上的事情,对于轮回空间之内的事情应该也很了解吧?”

        岳不群问道:“怎么,在轮回空间里吃瘪了?”

        “死的老惨了。”

        茭白鼓着嘴说道。

        岳不群轻笑,看着茭白的眼神里满是欣慰。

        面前这个小姑娘,三年前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懵懂白丁,但如今,其实力比起他恐怕也要来的不遑多让了。

        这进步,让他欣慰。

        “其实我还真知道不少,倒是可以跟你详细说说。”

        苏唯会不会说岳不群不知道,但岳不群当年可是习惯性的经常给这些小玩家们开小灶来着……

        没办法,他实在是看不习惯苏掌门那种欺负玩家的劲儿,总感觉苏掌门好则好矣,但属实太没人性了些。

        茭白惊喜道:“多谢掌门。”

        “不用谢我,是你们实力到得这一地步了,不然的话,就算我想帮你们,也是帮不了的。”

        岳不群微笑道:“我曾经与雪先生坐而论武,听她说起过有关那天皇的招式特点,也曾听她说起过其弱点,严格说来,大概就是这天皇其实是个强迫症,一招一式皆追求完美无缺……你们其实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还有关于武技方面,碎天绝手也不是没有弱点,我也曾经跟徐夕讨论过这方面的问题。”

        岳不群如今的武功,若是在游戏中还能略胜徐夕一二,但现实里,却已经远远比不得徐夕了。

        但这却不妨碍徐夕仍然将他视为师长一般……

        尤其岳不群自幼便接触武道功法熏陶,关于混元功方面,徐夕还需要向他讨教。

        是以他所知道的关于凌云窟的诸多隐秘虽然支离破碎,都是从苏唯、雪千寻以及徐夕和周琛等人口中零零碎碎听来的,但却也都是字字珠玑。

        听的茭白欣喜无比……

        这可都是极为珍贵的攻略经验。

        本来还不好意思跟苏掌门讨要呢,没想到副掌门这么给力。

        她拿出小本,开始认真的记了起来,打算回去好好分析一下。

        至于找苏唯……她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

        有别的选择,她真不想找她。

        如果可以,她还是想给对方一种她是凭借真材实料,硬生生闯过了凌云窟的人设,不然的话,岂不是太辜负了苏掌门的看好?

        当下一个讲,一个听,好似老师与学生一样认真。

        此时,苏唯确实已经离开了太平岛。

        而请他离岛之人,则是中亚帝国君主石炎。

        中亚帝国与加里亚合众国如今皆处于战事之时。

        兵贵神速。

        既已决定亲自求援,艾丽丝动作自是极快,毕竟每拖一天,恐怕都会有大量的精英惨死,这些人死上一个,都是加里亚无可弥补的损失。

        从这点来看,教会这一次恐怕是真正捅了天大的篓子。

        就算尽得民心又如何,国家权势永远是掌握在少数的那一批……

        开罪这批人,于教会的统治极为不利,艾丽丝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

        与石炎联络,约定会晤地点。

        身为一国之君,自不可能亲自赶往中亚帝国境内。

        是以两国君主的会晤地点,被定在了海境的一处荒芜的孤岛之上,这孤岛位于中亚帝国以及加里亚回国中间的交界处,位置倒是正为合适。

        一国之主亲自相邀,并且姿态放的颇低。

        哪怕战时,石炎也不会轻易折损了艾丽丝的面子,而他也知晓这一次会晤的真正主角是谁……

        是以在约定日之时,他亲自邀请苏唯同样来到这座岛上。

        苏唯欣然同意……

        开玩笑,铺垫了这么久。

        终于在这一刻到了收割的时候,不狠狠的让对方大出血一把,苏唯感觉都对不起自己这么长时间的等待……

        虽然他也没怎么等,仅仅只是随手配合了一下,但难得对方那么主动的送上门来,他不宰都不好意思。

        正午时分。

        偌大茫茫海域之上。

        十一艘虎鲨式血舰一字排列开来,与另外十一艘巨大战舰遥遥相对。

        而岛屿正位于这二十二艘战舰中间,偌大岛屿在这巨型战舰的包围下,显的渺小无比,倒好像是一个即将被踢起的足球一般。

        石炎与苏唯两人并未乘坐战舰登岛。

        而是各自乘坐了一艘微型客舰,并未搭载任何武器。

        对面同样也是如此。

        显然双方之间虽然互相交好,但却也绝不敢将自己的安全交托在对方的信任之下。

        护卫第一时间登岛,护持各处危机关要,连带着双方护卫的数量,都是完全等同的数量。

        苏唯眼界极高,能看出来这些人的实力也都是旗鼓相当……

        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两国邦交,这么麻烦。”

        “这已经是事急从权了,不然的话,从递交文书,到互通有无,再到约定地点……中间没俩月办不成事儿。”

        石炎回头说了一句。

        苏唯说道:“她要敢跟我这么麻烦,我扭头就走,看看到底是谁更急。”

        石炎顿时莞尔。

        他现在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来只是为了防止丢脸,才会刻意的对另外两大帝国隐瞒了异术师风波。

        可谁知道错有错着,竟然还有了这么大的收获。

        而且对方比他还要激进,异术师风波最后好歹大部分人最后都恢复了健康,并且因祸得福,实力都有了不小的进益。

        但对方这次,听说还有不少人爆体而亡。

        也只能说对方比他们当初可是要贪婪的多,当然,也不排除斗气的强度确实比武道强了不少。

        石炎看了苏唯一眼,想了想,低声提醒道:“如今无论是公理还是道义还是形势,都是站在你这边,待会儿让对方狠狠的出一出血……对了,我在的话会不会不太方便?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他的意思,是他如果在,苏唯可别放不开手脚要好处。

        苏唯轻哼一声,说道:“你太小看我的脸皮了。”

        “也是。”

        想起苏唯在游戏中死要钱的样子。

        石炎顿时放下心来。

        岛是荒岛,但在最先进的科技加持下,仅仅只用了半天时间,一座简易的会客厅便已经在岛上拔地而起。

        而当石炎与苏唯两人进入厅内之时。

        内里,早已有两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一站一坐。

        坐着的是一名俏丽少女,看来温婉可人,宛若邻家姐姐一样娇俏。

        应该就是加里亚合众国的国主了,想不到竟然这么年轻,苏唯心头暗暗的赞叹了一句。

        而站着的那人苏唯很熟悉,正是玄振。

        也是老韭菜了。

        苏唯含笑对着他微微点头。

        玄振忍不住身子一震,脸上浮现些微受宠若惊的神色,随即转为浓浓的羞愧之意,别开头不好意思看苏唯。

        在他看来,苏掌门待他好的没话说,仅仅只是要了他很少量的金钱,便将斗气这等极为珍贵的功法传授,而且教导之时绝无藏私。

        可他却……

        之前只觉得是为教宗尽忠,各为其主,也是无可奈何。

        可现在见到正主,所剩不多的良心仍是忍不住隐隐作痛起来。

        当下低头对旁边的栗发少女说了些什么。

        那少女听着玄振的话,看着苏唯的眼神顿时满是震惊,显然万万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无限》ol之主,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俊朗的男子,而且还这么俊俏。

        这么说来,就是这个年轻人一手开创出了斗气这第四体系么?

        明明这么俊俏的年轻人……

        与石炎落座。

        石炎深深看了艾丽丝一眼,唏嘘道:“想不到,洛克这么突然就走了,本来还想着将来若是有朝一日,我能跟他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斗智斗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走了,我也老了,以后的未来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伯父您还仍然生龙活虎啊。”

        艾丽丝听到这客套之言,当下看着石炎的眼神里已是亲近了不少,所谓斗智斗勇,不正是他们加里亚再不受原神教会的限制?

        这也可算是一种隐晦的祝福和惋惜了。

        艾丽丝转头看向了玄振。

        邀请玄振与她同行,其实目的很简单。

        梓要留下主持大局。

        如今的玄振明面上已经是教宗的人,但私下里却曾对她们传递过信息,最起码,他可算中立中还略微偏向她这一方,带着他,教宗会更为放心,而她也更加容易操作。

        而二来的话,则是他更为了解《无限》ol,了解面前这个无限之主。

        玄振微微点头。

        对着苏唯双膝跪倒在地,泣声道:“苏掌门,弟子对不住您,您信任弟子,并且给予弟子天大造化,可弟子却猪油蒙了心,竟然将您授予的功法私下里授受他人,犯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请苏掌门责罚。”

        苏唯和石炎对视一眼。

        对方如此开门见山,看来他们的情形比想象中还要严峻的多。

        苏唯说道:“闹了半天,原来是你小子把功法给送出去了?”

        “是我的错,请苏掌门责罚。”

        是我干的吗?

        不是,我只是修炼了那些功法而已,我也是受害者。

        但这黑锅除我之外,无人能背……

        玄振低头,额上冷汗潺潺,心头忍不住对教宗起了几分怨愤之意。

        贸然到手的功法,你就不知道多找几个人实验一下,非这么猴急的往外传授,现在出了问题竟然让我擦屁~股?

        “唉……我记得之前就提醒过你的,功法泄漏,后果自负。”

        苏唯摇头叹息道:“看来,当时你并没有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

        你警告过我吗?

        玄振有点儿懵。

        难道不是一个小姑娘,用轻飘飘的语气告诉我功法泄漏没问题,只是后果需要自己承担吗?

        你啥时候说过?

        “糊涂啊。”

        苏唯叹道:“当初中亚帝国数千名异术师贸然修炼武道,结果导致集体走火入魔,本以为你们会顾忌前车之鉴,却没想到贪婪竟彻底蒙蔽了你们的双眼,斗气确实很强,但内中禁制也是极多,若无师长指点,稍有不慎就是走火入魔,更严重者爆体而亡也有极大可能,你们竟然还真敢普及开来?我真的不知道该钦佩你们的勇气,还是该鄙夷你们的贪婪。”

        问题你们当时也没告诉我们这件事情啊,还瞒的死死的。

        玄振几乎快要哭了,感觉自己在苏掌门眼中智商已经开始哗哗的掉,有心辩解,可黑锅都是背的,这要怎么解?

        事已至此。

        眼见苏唯等人早已经知悉详情,也就不必再过多赘述。

        艾丽丝轻声叹道:“此事是我们的错,为图省心,将功法擅自在本国内部流传,却不想竟然惹出了这些危机,但那些受害者都是无辜的,我们愿意给予苏掌门足够的补偿,只盼苏掌门能够施以援手,拯救这些人于危难之中。”

        苏唯问道:“加里亚合众国有多少人修炼了斗气?”

        玄振说道:“目前出了状况的有三千人,还有一万两千五百七十二人修炼斗气还未出事,但也在修炼途中遭遇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看来,也是早晚的事情。”

        “这么多人,是不好让他们就这么死掉。”

        苏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木已成舟,就算再怎么责罚你,那些人的性命终究是无辜的,你让他们来中亚帝国,我会尽快安排他们加入云岚宗,让他们从头修习,应该还是可以让他们的状态尽复旧观的……”

        艾丽丝和玄振闻言先是大喜,可当听完之后,却同时陷入一阵诡异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

        艾丽丝苦笑道:“苏掌门,您可能不知道,他们如今状况……恐怕不方便长途跋涉了。”

        苏唯拉下了脸,说道:“陛下,我敬你是一国之君,你如今亲自出面求我,我才给了你这个面子,允许他们进入,怎么你还不打算让他们入中亚一行不成?”

        “不是朕不愿,实在是……他们没办法成行了。”

        “总不至于他们集体走火入魔严重,全部都躺进了重症救生仓吧?”

        “确实如此。”

        艾丽丝苦笑解释道:“这一批人并非是白丁,而是各自在自己的领域里都已经有了极高成就的强者,他们修炼斗气,就算发生了一些小问题,也能凭借自身的实力和经验给强压下去,可我们没把这些问题当回事,给他们服用了能大幅度增强斗气的强化淬体药剂,这才导致他们的斗气在短短一~夜之间提升了至少三成,然后就……”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虽然早已经通过玄振的视角,得知了一切真相。

        但听到这话,还是让苏唯忍不住心头唏嘘,太蠢了。

        或者说……这就是信息的压制。

        苏唯摇头说道:“你想让我亲自前往营救那些人?”

        艾丽丝认真道:“苏掌门若有什么需求,尽可以吩咐,只要能力所及,朕绝不辜负。”

        “可我没那空闲去往加里亚救人,我有很多事情要忙,实在是走不开。”

        艾丽丝脸色顿时一白。

        苏唯苦恼道:“但毕竟那是一万多条人命,放着不管不顾似乎也说不过去。”

        艾丽丝又是一吊。

        只感觉自己似乎坐在了一艘名为苏唯号的船上,随着他的一言一行,她也完全不受控制的被他给高高抛起,重重落下,呼吸都忍不住急促了几分。

        她呼吸粗重,问道:“那……那该怎么办呢?”

        “这样吧……我这边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艾丽丝追问道:“什么办法?”

        “我走不开,但可以找走的开的人去。”

        苏唯微笑道:“事实上,斗气一脉强者辈出,绝不仅仅只限于云岚宗这一宗之力,其实斗气一脉还有不少隐世的强者未曾出现,如果陛下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派这些人前往加里亚合众国,开宗立派,教导那些人摆脱斗气缠身的折磨。”

        玄振惊喜道:“在加里亚……开宗立派?!”

        他脸上不受控制的露出了狂喜神色。

        难道说因祸得福,他们加里亚本土也将会有斗气宗门吗?

        艾丽丝显然也明白这中间蕴含意义。

        有点戒备的看了石炎一眼,却发现石炎只是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浑然不在意他们在商量着什么。

        她惊喜问道:“此话当真?”

        “当然,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在加里亚合众国架设服务器,让宗门在游戏和现实里面共同出现,这样一来也能让那些伤者们在游戏中先行熟悉斗气,再在现实里修炼,就不会再有走火入魔的风险,而且也能更快的恢复伤势。”

        苏唯苦恼道:“只是……难啊。”

        “难什么?有什么困难,苏掌门尽可以跟我说,我绝对满足你!”

        艾丽丝的呼吸更为粗重。

        反正一切都有教宗兜底,但若能办成,那么就相当于在加里亚之内,除皇权与神权之外,再引入一支外来的势力,而这支势力却先天上亲近于她。

        再加上第四修炼体系,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没地啊,开宗立派,怎么得有一块位置上好的地皮才行。”

        “这个没问题,我身为一国之君,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惊喜之下,艾丽丝的朕也不见了。

        “这可不是这点儿权利,地段如果不好,恐怕那些斗气前辈们会认为自己受到了侮辱……”

        “也是个问题,但我可以解决。”

        艾丽丝心道教会在神都之内有三处圣堂,占地面积皆是超过了数千倾,眼下是时候让他们让出来一座了,既削弱了教会的实力,又得到了斗者们的心,还拉拢了一批强者。

        艾丽丝感觉自己有点儿麻了。

        “还有架构服务器,这也不是很简单的事情,需要专属的科研院以及分公司驻地什么的,还有审批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交给我。”

        艾丽丝心道这选择就多了,教会在神都之内除了圣堂,还有三十多处教堂,随便摘掉一处给你当公司不就行了。

        而且还能落一落教会的面子。

        如今教会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为了不招惹太多敌意,再多委屈他们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咽。

        这一刻,艾丽丝看着苏唯的眼神里,满是亲近……

        只感觉这个人真的太好了。

        急她之所急,忧她之所忧,又这麼善解人意。

        苏唯又接連提出了各種各样的问题……其姿态,俨然是打算彻底的吃白食,你不把所有的一切给我办妥,让我过去直接开业,那我就干脆不去。

        而艾丽丝自恃有教会兜底,无论多么过分的条件,都是欣然同意。

        一时间,双方之间宾客尽欢。

        气氛热切……

        玄振也是满脸欣慰笑容。

        一个小时后。

        几乎将所有的一切都给谈拢了。

        艾丽丝松了口气,玄振也是一脸的輕松……没想到事情比想象中竟然顺利了这么多。

        虽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但能够旧人……

        苏唯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来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了。”

        “什么?!”

        刚刚慵懒的挺了挺胸膛的艾丽丝顿时僵在了那里,惊奇的看了苏唯一眼,问道:“赔……赔偿?”

        苏唯惊奇道:“没错,你刚刚不是说只要我有需求,你不无从命吗?”

        “可……可刚刚你提了那么多……”

        “那是开宗立派的需求,现在这是偷学功法的赔偿,两者能混为一谈吗?”

        苏唯无语道:“怎么,该不会我去加里亚开宗立派,你还打算让我自行垫付腰包?”

        “可……可教会圣堂那么大的地界,寸土寸金……”

        “我在现实里开宗门,就没掏过钱。”

        苏唯说道:“不信你问我们陛下。”

        石炎嗯嗯点头,“没错,石族、方族乃至于林族,都是免费送地皮的。”

        艾丽丝:“…………………………”

        这一刻,在艾丽丝的眼中,那张俊朗的脸突然变的有些可怕了。

        ------题外话------

        感谢书友20200121222335230的1500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