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隐世高人在线阅读 - 第737章 为了宏图霸业,我忍

第737章 为了宏图霸业,我忍

        白晶晶、铃岚、樱三位圣女如同痴汉般,将纪憨憨给围了起来。

        然后……

        旁边的人都傻眼了。

        月宗大长老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怕活了漫长的岁月,也没见过这般场面。

        从来都只是听闻男人欺负姑娘,还是第一次亲眼见着姑娘家家如此生猛,反客为主。

        造孽啊。

        你们可是冰清玉洁的圣女,咱能不能矜持点。

        轩阳猛咽口水,觉得找到了人生奋斗的方向。

        什么权势滔天,争霸天下都是虚的,被美女反扑才是纯爷们的终极梦想。

        胭脂也看得一愣愣的,直呼内行。

        她是负责管理花楼的,见过大场面。

        但还是被惊到。

        这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圣女,一旦主动起来,比花楼姑娘还要彪悍,别说男人,女人怕是都遭不住呐。

        好在是光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否则还不知道会弄出啥事情。

        最终。

        三位圣女意犹未尽地离开。

        而纪默则是眼神空洞,衣衫凌乱,脸上全是唇印。

        风宗重新拿回了风之谷,并且那里的风元素比之前浓郁了数倍不止。

        花宗的落絮峰也重新长出了各种奇花异草,同时还伴随各种关于花系的法则浮现,可谓是因祸得福,血赚。

        相比较,雪宗则是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化。

        白晶晶无比的懊悔,认为都是因为自己没有铃岚和樱放得开的缘故。

        铃岚那小蹄子真的是臭不要脸,一直拽着人家纪先生的手,强行往自己身上按。

        樱也不低调,别看满脸纯情少女模样,嘟着小嘴就抱着纪先生狂亲,脸蛋都快被亲秃噜皮了。

        反观自己,太过矜持,没有豁出去,就只是暗戳戳摸了几把纪先生的胸肌腹肌,导致雪宗没捞到太多的好处。

        不过话说回来,纪先生的肉身真的好可怕,坚如玉石,道则萦绕,似乎像是传说中的先天道胎或鸿蒙造化体。

        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更深一步了解纪先生的身体。

        被吃了豆腐的纪憨憨,被迫吃上软饭。

        风、花、雪三宗表示不会再竞争教主之位,一致拥护纪默为新一任风花雪月教教主。

        这是风花雪月教建教以来,从未发生的事情。

        风、花、雪、月四宗间向来竞争激烈,谁也不服谁,不曾想月宗这个万年老幺,竟能折服了另外三宗。

        教主的更替,向来都是由长老会负责,甚至可以说是由那几位太上长老操纵。

        但这一次,男色战胜了资本。

        这一届的教主选拔,没长老会什么事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本以为长老会会极力反对,以几位太上长老的尿性,不可能这般轻易认可纪默。

        但长老会并没有任何异议,更夸张的是,甄珍似乎还转了性子一般,为纪默说好话,让其他太上长老接纳纪默。

        并且还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届时开启圣地,让纪默接受教主传承,登上大位。

        外人都以为是甄珍怂了,向纪默服软,刻意讨好。

        但事实上,事情当然不是这样。

        一间密室内。

        甄珍气急败坏地砸碎了一地家具,面容无比扭曲,无比歹毒地破口咒骂着纪默。

        她当然不是怂了,而是有阴谋算计。

        “浪郎,我已经听你的话,帮助纪默那厮顺利接任教主之位。为此,那些人一直嘲讽我怂,被纪默吓破了胆子。好气,肺都快气炸了,不信你摸摸。”

        甄珍打砸一通后,就装出无比委屈的模样想浪启宏撒娇。

        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浪启宏的主意。

        浪启宏脸色僵硬,颤颤巍巍的手被甄珍强行拽过去,按在了心口位置。

        他嘴角直抽抽,浑身鸡皮疙瘩,这一刻恨不得将自己的手剁掉。

        “为了宏图霸业,我忍。”

        浪启宏强行压抑心中的恶心,脸上挤出笑意,柔声说道:“阿珍,委屈你了。一切都是为了能顺利开启圣地,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杀纪默,夺传承,让你成为风花雪月教教主。日后我们强强联合,携手称霸锦绣州。”

        说话的时候,浪启宏的视线止不住往左上飘,显然说的不是真话。

        他当然不可能为别人做嫁衣,更不可能为了甄珍这个老女人,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甄珍只是一个棋子,他最终的目的是夺传承,吞下整个风花雪月教。

        “浪郎,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放心,当我坐上教主之位,一切都听你的,任由你为所欲为。”

        甄珍说话的时候,一直挑眉,暗送秋波,差点没让浪启宏将隔夜饭吐出来。

        夭寿啊。

        你长什么鬼样自己没点儿逼数么,还学人家小姑娘抛媚/眼,恶心死人了。

        浪启宏差点忍不住当场暴走,当场戳瞎甄珍的眼睛。

        为了宏图霸业,只能继续忍。

        “浪郎,你是不是嫌弃我?”

        甄珍也终于是觉察到一丝不对劲,神情一下子就阴冷起来。

        浪启宏当然不可能承认,狡辩道:“阿珍,你说什么呢,我只是心里一直想着对付纪默那厮,以及后面的行动安排,有些心不在焉而已。”

        “我不信,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除非……”

        甄珍瞥了一眼密室内没被她砸碎的大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浪启宏那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猛咽口水。

        他摸了摸怀里,上次浪青送的那几个小药瓶,怀着悲壮的心情,拦腰抱起甄珍,脚步沉重地走向木床。

        为了宏图霸业,牺牲一下色相又何妨。

        甄珍嘴角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长了。

        其瞳孔深处,流淌出一抹得色。

        似乎像是说:呵,男人,还不是轻易被我玩弄于鼓掌。

        显然,她也不是善茬,不是一个被甜言蜜语哄骗的无脑女人。

        一个月后。

        黄道吉日到了。

        风花雪月教所有人,都聚集在浅阳森林最中心,那片湖泊前。

        今日,她们要开启圣地,让纪默接受传承洗礼,成为新一任教主。

        四宗的圣物,就是开启圣地的钥匙。

        在经过一番繁琐的教派仪式后,四位圣女纷纷祭出手中圣物,将其投入湖里。

        轰!

        空间力量激荡,湖水冲天而起,一个巨/大的旋涡入口,慢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