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影后超甜,教我网恋!在线阅读 - 第五章:网恋第一课:扩列

第五章:网恋第一课:扩列

        话题有很多,可何长景此时和林歌苓竟然探索的是怎么在网上找到适合的女孩子。

        这世间的女孩子并不少。

        看上去文文静静,却喜欢在直播间穿着黑丝和水友称兄道弟的;

        穿着jk制服跳兔子舞的;

        戴着眼镜抱着教材的;

        可大多数男孩子,能够在现实里遇到让他们喜欢的女孩子少之又少。

        网恋却可以满足一切想象!

        “这还需要你来教,从企鹅普及以来,我们男人就已经学会了怎么在网上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这倒是让林歌苓有些意外。

        “……怎么找?”

        “条件筛选,性别自然是女的,年龄必须十八,地区就筛选在安道尔和巴扎黑的。”

        林歌苓眉头颦蹙,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了,怎么她不知道这些。

        “初中才十四吧,为什么要筛选十八岁的女孩子?”

        “女少口阿!”

        林歌苓经常在微播端和粉丝互动,也算是段子手了,懂的梗也不少,可这话她没懂。

        “那筛选地区是安道尔和巴扎黑是为什么呢?”

        “因为这类女孩子佛系,懒得连地区都不想设置,也是最容易搭讪的。”

        何长景说的这些算是基本常识了,他斜撇了眼林歌苓,“你……不会不知道吧?”

        林歌苓有些慌乱。

        好在夜色遮挡住了她的不安。

        她哪有时间网恋,但说起网恋她确实懂不少理论和套路,这都源于她之前拍过的一部电影。

        《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网恋》

        “你这都是男性心理,是自我遐想,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女性思想的解放和独立,不能用老一套方法。”林歌苓挑眉说道。

        这倒也是。

        网恋从最初的企鹅到微讯,又从微讯到弹弹和陌陌,最后又到斗音上,变化实在太快了。

        “那……怎么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何长景问道。

        “网恋第一课,扩列!”

        林歌苓为她曾经认真拍戏的工作态度感到自豪,她能很清晰的指导何长景网恋。

        本来何长景还持怀疑态度。

        可听听人家取的名字,简简单单两个字就让何长景觉得专业。

        仿佛要打开一扇奇异之门了。

        “怎么个扩列法?”何长景问。

        林歌苓微微一笑,美眸闪烁着得意的神情,忽而起身,朝旁边明亮的路灯下走去。

        “明天下午,到苓花传媒找我,你想要的答案我亲口告诉你。”

        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何长景心里觉得闹的慌,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个女人,成功的带给了他网恋的冲动和希望。

        “对了。”

        路灯下的林歌苓突然转身,绰约的身姿连影子都那般妖娆,“穿的稍微干净一点,也不用太刻意,拍个官宣照而已!”

        “……”

        职工宿舍。

        林歌苓刚推开门。

        陈淑芬就立马迎了上来,她看到林歌苓和何长景在长椅上聊了很长的时间,十分好奇。

        “怎么才上来?”陈淑芬一脸期待的问道。

        “哦,楼下碰到张教授和她孙子了,让我给她孙子签了个名儿。”

        林歌苓换上鞋,坐到沙发上,将两条白嫩长腿盘了起来。

        心情似乎不错,拿起手机就开始刷网上负面新闻。

        她随意扯道:“她孙子见到我可高兴了,说他喜欢的女孩的爸爸是我的影迷,准备拿我的签名去搞定未来岳父大人。”

        要不是在窗帘边偷看,差点就信了这丫头的鬼话

        “我没功夫和你玩台词游戏。”

        陈淑芬走到林歌苓身旁,微眯着眼睛警告这调皮的丫头,急切的道,“我都看到你俩在长椅上聊了半天,说说聊了些什么?”

        “偷看人家竟然不羞羞脸。”

        林歌苓委屈巴巴的看向陈淑芬,瞬息间竟然红了眼眶。

        眼泪都差点涌了出来,戏精似的道,“我亲爱的陈淑芬女士,你明明不喜欢听这些的,我的意思是说,你亲儿子答应和我官宣恋爱了。”

        林成华站在一旁插了句嘴。

        “他不是不愿意的吗?”

        “他愿不愿意不重要,只要我林歌苓认定的事,就没有办不到的。”

        林歌苓是个特别自信的人,“我约了他明天到公司拍官宣合照,老林准备一下吧!”

        “……”

        夜越来越深。

        虽然已是四月,可半夜的温度还是会让人感觉到寒冷。

        还未推开宿舍门,就听到室友在讨论他。

        “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又被陈教授带着去见大老板、大制片去了,要是女资方,估计还要陪人家过夜。”

        黄博的讥笑的声音尤其大,“不像咱们,只能干等着。”

        何长景面色一僵,任谁听了这话都不高兴,更何况是他同住了四年的室友。

        何长景在班上的遭遇其实挺两极分化的。

        拿《潜伏》来说。

        陈淑芬教授和班上一部分同学觉得他写的剧本超脱现实,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探索。

        可还有一部分同学,却觉得这完全是自我遐想,是没有任何商业价值的废纸。

        临近毕业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等着陈教授将一些制片或者大传媒公司的资源给班上同学,可结果全部倾斜到何长景身上了。

        何长景的《潜伏》要是卖出了,机会就该轮到他们了,心里还好受些。

        可直到今天,《潜伏》已经被多家制片、公司给pass掉了,这就让部分同学很不满了。

        只是让何长景没有想到的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黄博,竟然也在私底下嘲讽他。

        “怎么说话呢。”

        嘹亮的男中音响起。

        宿舍里的老大邓一鸣使劲的拍了下桌子,“狗博子,你特么有病吧,这要是被长景听到,他该多伤心?”

        宿舍里又传来一声附喝。

        袁凯劝和,“狗博子你这话过了。老鸣你也别急眼,狗博子也就开个玩笑!”

        大学这四年,黄博已经受够在何长景后面吃屁了,他也想出人头地,成为这一届戏文系的红人。

        而现在他的剧本《刺杀真凶》已创作完成,就等着陈淑芬引荐了。

        可陈淑芬将何长景当做头苗,他这号人物不知道要排多久才能拿到资源,他心里气啊!

        “我说的有错吗?”

        黄博不服软,瞪着邓一鸣,“包括你在内,陈教授给过谁资源?谁的剧本被制片公司看中了?”

        邓一鸣和袁凯默不作声。

        “没有!一个也没有。”黄博牙紧紧的咬着,他眼睛都红了,“因为有个华而不实的家伙拿走了我们的一切资源,他就是废物!”

        “黄博,你特么发疯了吧。”

        邓一鸣吼道,“别忘了,你的《刺杀真凶》是长景熬了无数个夜陪你一起做出的人设。”

        黄博的《刺杀真凶》是何长景根据《白夜追凶》给他提的建议,属于那种现象级剧本。

        他现在急不可耐的想要将《刺杀真凶》签约制片公司,可能就是知道这部剧本的威力。

        “老子忘了!”

        黄博大嚷一声,唾沫星子横飞,他的肌肉都在颤抖。

        压抑的气氛让黄博感觉到窒息,他从椅子上弹起来。

        冲到门口将门拉开,准备出去冷静一下。

        却迎面碰到了何长景。

        何长景想说些什么,眼神交织的瞬间,黄博看了眼,却冷漠的将视线移开了。

        两人的肩膀撞在一起。

        黄博闷哼一声离开了。

        明明不久前,黄博还那样真挚的叫他“长景爸爸”。可现在何长景只能感觉到他的恨意。

        “人心终是长出了结界!

        何长景遗憾道,“……儿子走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