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京双姝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林秋

第171章 林秋

        姒海把司一珞的厨艺夸得天上有地下无,成功地让曜帝想起了当初下面的人传上来的消息,说司一珞在提督府给魏赫言做饭。

        他当时就在想,连一向挑食的魏赫言都能伺候好的人,厨艺会怎么样!

        司一珞当着曜帝的面处理麂子,片肉腌好,又放在火上烤至金黄脆软,一道一道工序,看起来复杂又养眼。

        曜帝入口的食物都要经过层层验试,先用银针试毒,再由内侍太监试毒,最后才能入口。

        魏赫言恰在此时赶到。

        曜帝尝了一口,不由赞道:“确实好吃。”

        抬头看见他,招呼道:“赫言,来,尝尝司卿烤的肉,朕怎么觉得跟御厨做出来的不是一个味道呢!”

        司一珞又烤了一些,便洗手交给下人做了,他毕竟是朝廷官员,皇上能把她当成厨子,其他人可没那个胆量。

        “留一些,把剩下的给几位王爷送去。”

        今晚,曜帝只赏赐了几位皇子,并没有赏臣子,不少人都嗅出了不同的意味来。

        周宸与周昌交换了一个神色,恭敬谢恩之后,将赏赐拿回去给家人分了。

        司一珞的手艺,真说有多好吃倒也没有,她是摸准了食客的情况,魏赫言脾胃虚弱,吃不了太硬的东西,曜帝则是每日饮食清淡,稍微有味道一点,他就觉得与众不同。

        但是不管她的厨艺如何,连曜帝都称赞的厨艺,肯定是真好。

        司一珞没想到她又出了一次名,抬头发现魏赫言在看她,觉得他的目光有点奇怪,像是不满,又像是……自豪?

        但他仍旧还是那一副邪魅表情,不笑的时候,很严肃。

        京郊天黑以后十分无聊,不如京城热闹。点燃的篝火旁,坐在一起闲话家常的夫人小姐们,与聚在一起投壶玩游戏的年轻人,让这个晚上热闹了不少。

        还有些订了婚的年轻男女,借着这次机会寻个无人的地方,说些悄悄话。

        沈茉冉瞥见沈明姝悄悄溜走,估计是跟周裕谈情说爱去了。

        这么一个混乱的夜晚,很适合出点儿什么事情。

        不过她不关注,跟杜氏说了会儿话,就借口不放心将周湛一个人留在住处就回去了。

        周湛中午只喝了点儿粥,出来不好伪装,沈茉冉偷偷将烤肉留出来,带回去给他当宵夜。

        与此同时,没了看守护卫的院子里,公西允打开帐篷,偷偷遛出来,他打听好了,曾经与他爹交好的一个叔叔就在羽林卫里做百户,他要去问问他爹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西淳出身行伍,他也跟着学了不少本事,暗中探查好地形与那位叔叔的班次,悄悄除了行宫。

        项云一直暗中观察着他,等他与那人打手势钻进密林时偷偷跟了上去。

        “林叔……”

        公西允到底是少年人,瞧见父亲昔日好友,眼眶情不自禁地红了,只是林中黑暗,林秋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从他哽咽的声音中猜出情绪。

        林秋嘘了一声,小声道:“旁人不知我与你父亲的关系,你父亲出事,我才没被锦衣卫一锅端了。好孩子,你听我说,事情的真相如何,你先别管,就在司一珞的后院里待着。”

        “待到时机成熟,会有人接你出来!”

        公西允捕捉到他语气里的异常,问道:“那你呢?林叔,不是你来接我?对了,你不意外我没死吗?”

        司一珞让他以男宠的方式进府,对外肯定谎称他已经死了,但是林秋一点也不奇怪,好像早就知道一样。

        他一直在后院里待着,不知道司一珞早就放出了消息,为此事弹劾她的奏折她都收了三大筐,但是那些人没有证据,再加上曜帝袒护,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但是有心人稍一调查,就知道公西允还活着。

        司一珞这是放长线钓大鱼。想引出背后的人。

        林秋对他似乎格外有耐心,但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好孩子,叔叔知道你受苦了,但是你父亲教你的东西,你一定要记住,功夫和读书,一样也不能落下。”

        “你父亲的仇,一定要报,但是需要慢慢筹谋,你先别急,叔叔准备好了,会告诉你的!”

        公西允满腹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他父亲是逆贼,他一个逆贼之子能有什么利用价值?林叔一定不会骗他!

        “需不需要我打探消息……”

        他想到司一珞书房里没处理完的公文,她虽然很少把公文往府里带,但是偶尔休息的时候,下属会把紧急的公文送到府上,他瞧见过好几次。

        林秋虽然很心动,但还是拒绝道:“不用,你什么都不用做,保全你自己就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我们?林叔,还有谁?”

        林秋自知自己说错话,含糊道:“还有几个受过你爹恩惠的兄弟,我们都在调查这件事情,你爹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还没弄清,所以司一珞不一定是你的仇人,她只是皇上手里的一把刀而已。”

        “真相有可能跟皇室有关。”

        林秋稍微给他透露点消息,但是也不敢说太多,年轻人藏不住事情,万一从他这里出了纰漏,他们这么多年的筹谋就都付诸流水了。

        他也怕年轻人不服气,跟司一珞对上,那样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他!

        为了让公西允能少受点苦,尽管很想告诉他,让他一刀解决了司一珞,但他还是忍住了。

        “你先回去吧,别跟任何人说见过我,外人面前你我是陌生人,记住了!”

        公西允点点头,含泪挥别了林秋,再次没入黑暗回到住处,心里疑惑却更多。但是又无从发泄,无从分辨。

        项云从两人的对话里猜出了公西允的身份,当初魏赫言给的消息,珉王当年在外养了一个妾室,在珉王府败落后那个妾室不知所踪,说不准公西允就是珉王的遗腹子。

        如今从两人的对话里证实了。

        他蛰伏在暗处,听林秋吹了一声口哨,从暗处涌出了许多黑衣人,这些人气息沉稳,都是高手。

        “今天晚上,盯紧司一珞,她若是再单独行动,便将她杀了!”

        周湛此时不在,他若是在,定能认出此人就是那晚在城外袭击他的人。

        但是项云前后联系,也能猜到。

        毕竟当晚他们用的是朝廷特制的弩箭,那批弩箭除了工部,就只有羽林卫了。报损能操作的空间很大,司一珞也早就盯上羽林卫,只是一直没找到证据。

        他们人多,项云大气不敢出,等人影全部散开之后,他又多等了半个时辰,那批人一直在周围没有走,中间折返回来三次查看,试图蒙蔽他,让他以为安全了。

        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直到周围感觉不到杀机,才从暗处出现,回到住处。